特写 > 榜上友名

从心出发
刘爱诗全身心奉献社福界

2021年1月

「2020年过得不太顺利」相信是对这一年最委婉的总结。

在新冠病毒的阴霾笼罩下,许多人于过去一年饱受煎熬──担心感染、每天看着节节攀升的感染和死亡人数心惊肉跳,甚至因为隔离而错过见至亲最后一面──说2020年糟透了也绝不为过。

疫情同时瘫痪多国医疗系统,导致全球经济下行,企业纷纷倒闭,失业者、流落街头者不计其数。

「社会上有很多人亟待我们伸出援手。」九龙乐善堂总干事刘爱诗说:「在社福界工作了二十多年,我始终坚信,无论是再微小的贡献,只要持之以恒,就能滴水成河。」

爱诗<em>(最右)</em>与同事于新冠病毒肆虐期间为公众准备口罩<em>(受访者提供)</em>

爱诗1999年毕业于中大历史系,第一份工作在明报担任记者。她解释,尽管性质看似迥异,但历史和新闻好比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历史生学习历史,而新闻记者则是记录历史;记者以文字为载体,把时事录入史册,供后代学习和反思。因此,我认为记者是份崇高的职业。」

这份高尚情操后来驱使她转职社福界。「我是于2003年沙士期间作出这个决定。与当下的经济境况一样,沙士令全球经济跌至前所未见的谷底。」爱诗继续回忆道:「那些日子里,很多香港人失去了工作、亲友,甚至是活下去的勇气。

「我顿时意识到记者一职并不足以全面帮助普罗大众;我所希望的,是即时、直接和全心全意地帮助受困厄的人。」

于是爱诗跨出了勇敢的一步:离开报馆后,她首先获圣公会圣匠堂聘用,帮助刚毕业的高中生寻找工作;其后在生命热线负责培训员工和志愿者,继而在乐善堂找到了立足地。

「在担任总干事之前,我在乐善堂的职责主要是设计广告、撰写提案和寻求政府资金。工作有时候日以继夜,曾经连续三个月每天从早上八时工作至晚上十一时呢!

「但当你看见自己负责的项目能够成功实行,令大家脸上绽放笑容时,就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身为总负责人,爱诗坚持亲力亲为<em>(受访者提供</em>)

工作的成就感往往与难度成正比。「于社福界工作绝不是什么优差,必须到处查访,懂得随机应变,并要在适当的时候主动出击。」

她举了一个例,说明社福界的工作挑战重重。「就以我们的『社区为本』社会房屋共享计划为例。该计划旨在透过提供过渡性住房和支援服务,改善贫困家庭的生活条件。身为项目负责人,我的任务繁多,例如厘定参加者资格、呼吁商界和专业团体合作,以及解决与建筑和土地契约有关的法律问题。」

那么爱诗是如何应付庞大的工作量呢?「只要大家通力合作,众志成城,多么困难的工作也能办妥。」她解释,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领袖的态度。「对我而言,领袖不应自以为是或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而是担当支援的角色,与下属同甘共苦,时刻给他们鼓励和制造成就感。当领袖亲力亲为,懂得同舟共济,就能带领大家逆流而上。」

新冠病毒肆虐期间,爱诗和同事们竭尽所能帮助香港民众度过难关,包括派发口罩、为基层家庭提供庇护住所、为低收入人士筹集生活资金,以及向居于严重感染区域的老人们分发食品包。

爱诗<em>(左一)</em>与同事在九龙佐敦派发日常用品予有需要人士<em>(受访者提供)</em>

某报纸专栏作家曾说,新冠病毒是一记响亮的警钟,把人类从自骄自满中唤醒。在家中息交绝游的这段时间,你或许会抱怨日子苦闷,但请谨记,世界的所有人也正经历着同样、甚至是更糟的境况。

「与其沉浸在负面情绪或在过去徘徊,为什么不尝试勇往直前,帮助社会上有需要的人呢?」

爱诗的这番话与美国作家艾德华·艾弗雷特·海尔的名言如出一辙:

我不能做所有事,但我仍然可以做点什么;
正因我无法做所有事,所以我不会拒绝做力所能及的。

文/ronaldluk@cuhk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