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榜上友名

铁甲侠的绕指柔
张晧程的流动复康梦

2021年7月

「Rehab(复康)好内在,迫不来。」

廿八岁的张晧程,高眺扎实,利落油头下,粉蓝布西装褛衬淡粉T恤,脚踏绒面黑帆船鞋,年轻打扮,掩不了踏实性格和阅历带来的成熟感。深耕医疗复康的年轻企业家,离现在不远的那些年在中大主修工商,并且,出于喜欢人、喜欢故事,跑去副修新闻,读了影片摄制一堆好玩科目,快乐满足之余,平均绩点取得三点七。

「其实我没怎样读书,」他答得快,跟着认真解释:「反而搞好多活动,上崇基工管庄、打球等。接触很多人,在每个人身上学到的都不同,宿舍有人读医、读经济、读哲学,我又泡在新传学院,看见那些大不同的想法做法,开阔了思想和眼界。」

喜欢故事的人,会将人当做一个故事理解,说好一个故事,须要注重细节,触摸亮丽表面下的裂缝,默想与自己迥异的生命每日的欢笑和叹息,冀盼的安慰与救赎。踏上复康之旅的,心里五味杂陈,故事一言难尽,身体心灵的伤痛,都要细心照顾。说故事的人,懂得所以慈悲,今年5月,张晧程成为福布斯亚洲三十位年三十以下创业才俊之一,镁灯内外,都是精采故事。

男人的浪漫

一切由2016年毕业说起。那年,张晧程加入慈善组织,充当社企的商业顾问,认识了醉心研究、满脑发明想法的生物医学工程师何思杰。两人谈得投契,不时联系。2017年某一天,在沙田新城市的快餐店,兄弟天南地北,话锋擦出的火花,点燃空气。敢不敢下场?敢。真做?做!火腩饭的都市传说,是他们旅途的开始:还未到过何思杰办公室的张晧程,决定加入对方的初创Zunosaki,首个任务,是将金属制成、电线外露的复康手套变得轻巧可爱,平易近人。

「主力研发,不怕自讨苦吃?」

「研发好玩好多,」他毫不犹疑。「香港和亚洲很少复康的研究和产品,但复康是在地的事情,要照顾文化差异。例如训练脑退化长者重拾情感和互动的娃娃,欧洲产品一来贵,二来尺码大,金发蓝眼睛,很难训练老人家。我们的是亚洲人面孔,价钱平一大截,做到欧洲牌子的七八成功能,有很大竞争优势。」医疗复康触动张晧程,令他一往无悔,还有另一个原因:十多年前,叔叔盛年中风,到现在四十多岁仍只能住在宿舍,在庇护工场工作。改写故事,令同路人有不一样结局,完的是当事人及其家人的痛苦,圆满的,是创业家心底一个遗憾。

Zunosaki自家研发、拥有亚洲人面孔的复康公仔。娃娃会眨眼,人们抱起、模拟喂奶或扫风等会发声和作出不同反应,藉此训练脑退化长者的情感和互动能力

手套疗愈师

说回复康手套。捱过三年研发和募资的苦日子,雪白漂亮的机械手套在2018年底面世。整套工具包一双手套、平板电脑和感应手带。像玩具一样的手套用塑胶制成,只有一罐可乐重量,上面的魔术贴带可系着手掌。在平板电脑上的中英文平台──不是所有护理人员都懂英文──点选训练,手套即协助病人做执笔、举箸、拾球、拿水杯等动作。「中风病人手掌大多卷曲,我们可以选择不同训练拉开他的手,做五至十分钟不等。」张晧程说。系在病人臂上的感应手带是另一细腻设计,人的肌肉动时会发出微电流,手带一感应到,就会替病人完成动作,这是鼓励他们多运动,也是用身体记忆训练脑神经。

「有病人中风,两只手一动不动,用手套做两三个月训练,可以开手合手,速度理想。一个英国婆婆原本不能打开拳头,做十五分钟执笔训练,食指动到了。」他分享。「别小看一只手指,对她来说好重要,起码可以执笔,也能推到轮椅杆。」

机械复康手套和训练平台。手套接触肌肤的魔术贴带和关节软垫可拆出清洗。平台设有不同训练,按用家能力协助其完成动作

机械手套现时在公私营医院、老人院和日间康复中心广泛使用,今年稍后,他们会推出手套家用版。「家用版是一路以来的目标,因为复康训练大部分要在家完成。公立医院给病人两个月的训练,一周回来两三次,其余要靠自己。如果这些科技可以在家使用,复康会快好多。

「但一件新产品,特别是新的医疗产品,如果没有治疗师和医生的认受,没有办法普及。所以我们先走医用路线,时机成熟再推家用。」

陪婆婆「唱k」的机械人

Zunosaki另一样大卖产品,是以色列的temi机械人,可以巡房、播音乐、消毒、探热和让人视像通讯。2019年中进口,疫下大派用场,现已进驻二百间老人院舍,占全港四分一,公私营医院甚至社企餐厅亦购入。以往院舍职员会在公公婆婆面前拿起电话,让他们跟家人对话,现在temi能定时到院友床边联系亲友。

「婆婆会觉得有个小朋友在院舍走来走去陪她,跟她说话,播邓丽君的歌。以往职员要推电视入去,现在流动影音就能做到。很多在行业存在二三十年的问题,我们用一星期编写程式,已经解决。」

机械是工具,要弭平大大小小的创伤,靠的是放下身段,愿意理解别人的处境,不畏惧地走近忧伤的漩涡。像铁甲奇侠变身,张晧程想由手开始,往上研发工具,覆盖全身。而复康是关于人,这一点,他念念不忘:

「复康不能拿掉人的元素。就算我们做出很多机械人,取代重复工作,都只是减轻前线的负担,而不是取代他们。我们最想帮医护人员做繁琐却周而复始的事,那样他们便能将精力放到关怀病人上。」

谱写故事的人,如此相信。

文/amyli@cuhkcontents
摄/Eric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