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榜上友名

人间少年游
岑潮辉在哲言商

2020年8月

岑潮辉:「做科技好困难,不可以早,不可以迟,要找对时机。」

到科学园访问岑潮辉,印象最深是他的一身装扮:印着公司名字的T恤摄入束皮带的深蓝斜布裤,宛如大学的学生组织干事。访问前,在楼下匆匆一瞥,他与身旁同事说话,像构思大计。之后他称,刚与一群中大物理毕业的年轻同事,谈像魔法般神奇的量子物理。

无用之用

离校近廿年,学生时代天南地北的冒险精神好像从没离开过这位从中大走出来的少年。这位2001年哲学毕业生兼前学生会干事,现时是人工智能企业Asiabots首席财务官兼联合创办人,跟他的访谈,与其说聚焦公司与产品,倒更像哲学的清谈,或哲学人爱说的──「吹水」。由创业谈到哲学之用、人工智能、工作的意义、快速学习、中国的创科发展,向大企业叩门的困难和沮丧,以至星座和命理风水,他上天下地,浓眉舞动,目光炯炯。「我的主星是贪狼。」紫微斗数中,贪狼是欲望之星,即是欲望浓烈,又贪又「狼」。热爱自由,对一切事物好奇的他,选哲学像呼吸一样自然。

「很多人谓哲学无用,但哲学是教你怎样思考,思考人生,思考学习,这永远最实用。生意充满起伏,能让你在不确定中保持韧性,正是思考。那时常问读哲学出来做什么,师兄会说『无用之用』,行行做不到,即是行行都做到,就是说不要限制自己。谁说不可以?」

他的人生,愈变愈勇,正是例子:毕业后岑潮辉在设计饰品公司当销售员,业绩彪炳,「我好容易跟人建立信任的关系。」哲学家不装清高,喜欢做女性饰物等容易赚钱的行业,同时走在潮流之先。2009年他创立网络平台,设计和批发女性首饰予欧洲公司;2014年成立第二间公司,主打物联网应用程式,别树一帜,「但那时应用程式的热潮渐渐退去。我们有电子感应付款和虚拟代币等新猷,但这又太早。做科技好困难,不可以早,不可以迟,要找对时机」。2017年,没有早一步,没有迟一步,在人工智能欲起未起的年代,他碰上合作伙伴,创立现时的Asiabots。

「很多人认为创业需要好多钱,其实不是钱,是要懂。世界需要你做的事,自然就有资源。当然资源不会很丰厚,但做对事情自然有机会。」

Asiabots研发的虚拟助理Carey(左)和猫咪Temi(中)。它们可与人对答甚至聊天

不离地的人工智能

Asiabots的胜场是自然语言处理,即令机械人理解人类语言,在即时通讯程式如WhatsApp和Facebook Messenger与你对话的人工智能是他们其中一项业务。

「不要以为聊天机械人只是对答,其实它活用人类整个知识,因为文字纪录了人的智慧和思考。它是智慧的开端,将来可解答更多问题。」Asiabots另一强项,是在电话与人从容对话的语音机械人,「有时与人工智能对话也要学习,例如按掣、寻找功能表,但语音完全不需要。须知要人们改变习惯并不容易。」多数经营人工智能的本地公司,都会采用Google和Facebook等大公司的自然语言处理系统,他们却选择自家研发,独一无二的机械人,精熟广东话、英语、普通话,中英夹杂亦无难度。「我想看更长远。只有辛苦建立自己的东西,才可以发展上去。」哲学人处事,习惯从本质入手,他们明白正是基本的东西,决定事情成败。

「我永远在行窄路,但这些路是有未来的。」岑潮辉自信道出他的冒险哲学。

乘物以游心

开首坦言爱财的哲学家,到后来说得最多的是自我实现,成为老板有自由做自己,也看见他人在人生舞台上成为自己,犹如马克思曾道,经济独立是人格独立的底线。那身边人鼓励他创业吗?

「没有,不反对好好啦,」他笑称:「人们以为初创企业多人支持,事实上没有。自营自养才好,所谓支持不过是扭曲。资源是需要的,就是机会,发挥时不要诸多制肘。」

从事人工智能,避不了机械人主宰人类的问题,对此,岑潮辉答得坦白:「科网渲染过后,人工智能将切实取代众多工种。人们怕被取代,变得无用,只因人仍停留在工具价值。人的价值是什么?人类的尊贵性在哪?以前读马克思主义,下层建筑,即生产,决定上层的思想和文化;或者人工智能可以帮我们解决生产问题。」他续道:「人类可能进入更繁盛的景况,追求更高价值,比如哲学和音乐。现时人们精神匮乏,将来可能会有更多人际联系,可以多开发爱、分享与同理心。」

岑潮辉认为人工智能可以解决生产问题,人类或许不用为稻粱谋,能实现志业和追求精神价值

电影《廿二世纪杀人网络》的末世景象,哲学人爱沉浸其中,岑潮辉对人工智能参与建设的世界秩序,却自有乐观构想:「今日的政治体制,充满瑕疵,但人工智能能模拟人类思考,找出最好解决办法,不会受制于一个政党、一个想法。如果众人以良好意愿出发,人工智能归纳出大多数人接受的办法和智慧,订立新制度和处事方法,加上加密且不容删改的区块链记账和记录技术广获信任,可能可以成为新时代国家的基础──当然我们仍需新的科技充当执行人。是否很科幻?」

人工智能是否柏拉图口中的哲王,只有时间知道。但听岑潮辉口若悬河,很容易就感受到思考给他的自由和快乐。人之为人,是因为思想;思想带来痛苦,亦带来救赎:在思潮起伏中浮沉、挣扎,最后豁然开朗,于是可以在世事的纷扰和命运之上,觅得安稳。理性的辉光阑珊处,正是实践和创造的开始。

文/资讯处 Amy L.
图/
Eric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