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永远怀念蒙代尔教授
刘遵义教授追忆一代经济学巨匠

2021年4月

得悉蒙代尔教授(Robert Alexander Mundell)离世,我与香港中文大学同仁深感哀痛。蒙代尔教授自2009年开始担任中大博文讲座教授,实为中大之福。他学富五车,是经济学领域广受敬重的翘楚,一直在国际经济与金融学领域提出多项创新和原创理念,其「最优货币区理论」及「蒙代尔—弗莱明模型」着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个人而言,他是我的好友、良师,我昵称他为鲍勃。多年来,我有幸于讲座和面谈中向他请教,获益匪浅。鲍勃曾多次到中国向国家领导人出谋划策,贡献专业知识,并持有相等于永久居民卡的中国「绿卡」。位于北京的蒙代尔国际企业家大学就是以他命名。我们在内地和香港的大小会议和论坛渡过不少美好时光,我尤为珍视一年一度的圣塔可伦坡国际货币圆桌会议,那是由鲍勃及其妻子瓦莱丽在意大利中部城市锡耶纳附近一座他们拥有的宏伟古堡举办。我们将会十分怀念鲍勃!

蒙代尔教授被誉为「欧元之父」,是他促成了当今在欧盟欧元区十九国通用的货币。欧元区得以享受单一货币制带来源源不绝的好处,蒙代尔教授的最优货币区理论功不可没(难以想像,倘若美国如今五十个州都使用各自的货币,该是哪般境况?恐怕州与州之间的贸易将难以寸进。)欧元区显然受益于欧元的引入,区内企业已能巩固并实现商贸效率与规模。引入欧元后,欧元区内部贸易显著攀升。当然,访欧旅客得以省却往返各国之时兑换货币的麻烦,但主要获益者毕竟是欧洲人,他们现在不再担心相对汇率的波动,可以安心贸易。

蒙代尔教授2009年9月出任中大博文讲座教授,并莅临校园发表就职演讲,分析金融危机及国际货币体系

蒙代尔教授最具影响力的研究发现莫过于「三元悖论」,它指出,一个经济体不可能同时满足以下所有条件:货币固定汇率、资本自由地跨境及跨货币流动(即是无资本管制),以及独立的货币政策(意味着独立利率)。此三项条件最多只能同时满足两项。「三元悖论」的逻辑是无懈可击的。例如,长久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或多或少保持固定汇率,中国货币政策亦独立于美国联邦储备局设定的利率,但中国必须维持资本管制。

不过,在与蒙代尔教授讨论时,我们发现只要对跨境资本流入和流出征收托宾税(以詹姆斯·托宾教授命名,是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譬如征收1%,该经济体就有可能与世界其他地方保持2%以上的独立利率差异,与此同时维持固定汇率、自由(尽管需征税)的跨境资本流入和流出,以及独立的货币政策。这是因为对海外投资者而言,除非该特定经济体与其他地方之间的净利率差异大于2%,否则他们将没有诱因进行利率套利,因为所赚取的额外利息都不足以弥补进出境税的1%。

<em>(左起)</em>蒙代尔教授、刘遵义教授及任志刚教授于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成立典礼上发表演讲

蒙代尔教授还提出了另一个意义非凡且潜力无限的原创理念「动机兼容的汇率调整机制」。几乎所有出口商、进口商和外国直接投资者都希望汇率相对稳定,而非剧烈波动。如果相对汇率的短期波动可以控制在一个合理范围之内,则对每个人都有裨益。美国不愿欧元相对于美元贬值太多,因为这不仅会损害美国的出口(不仅对欧元区的出口),还会损害美国对全球第三市场的出口(例如空中巴士的价格会比波音飞机便宜)。同样地,欧元区也不愿美元相对于欧元贬值太多。蒙代尔教授的构思是美国和欧元区就欧元/美元汇率的可接受波动幅度达成共识。当欧元贬值至协定范围的上限(即欧元兑每美元的数量达至新高),美国将用美元购买欧元,从而减少欧元兑每美元的数量,并阻止欧元/美元汇率进一步上涨。同样,当欧元升值触及范围的另一端时(即欧元兑每美元的数量跌至新低),欧元区将出售欧元买入美元,从而增加欧元兑每美元的数量,防止欧元/美元汇率进一步下跌。他提出的调整安排是「动机兼容」的,因为当欧元相对于美元贬值太多,美方会介入,以帮助其出口商,并维持其GDP和就业率。同样,当欧元相对于美元的升值幅度太大,欧元区也会为帮助自己的出口商而介入。双方都有足够动机在正确的时机采取行动。

蒙代尔教授最初提出的调整安排只限于美元与欧元,它们占当今世界八成以上的跨境清算和结算。这样的安排将巩固美元—欧元在全球汇款结算的主导地位。然而,美元和人民币之间也可能采用相同的安排,中美双方皆可从中受益,受损的将会是专门从事货币兑换和投机活动的商业银行。

蒙代尔教授各种理念既创新又富原创性,皆已化为累累硕果,发挥举足轻重的实际效用。我们将永远怀念他!
 

刘遵义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
蓝饶富暨蓝凯丽经济学讲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