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学术探奇

废黜万病之王
邓铭权以崭新无病毒基因疗法追击癌魔

2021年3月

癌症。

万病之王,足可以惊天地,泣鬼神。

没有什么能比「癌症」二字更令人闻风丧胆。正如辛达塔·穆克吉在其获普立兹奖的书中所述,癌症是对近代人类影响至深的祸患──在他出版著作的2010年,已估计美国约一半男性和三分一女性会在有生之年罹癌。

癌症自古以来已让人类文明不得安宁。早于公元前3000年,埃及的外科医生已在《艾德温·史密斯纸草文稿》记载首宗癌症病例,称这种疾病「无药可治、回天乏术」。人类也一直孜孜不倦研究和了解此致命疾病,冀揭开它的神秘面纱,目标只有一个──根除恶疾,倾覆万病之王的暴政,一了百了。

「直到今天,癌症仍然是活跃于全球的杀手。以香港为例,癌症占过去两年总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病理解剖及细胞学系邓铭权教授说。「为癌症寻求完美的灵丹妙药是艰钜的任务。不过,只要我们下定决心,任何困难都不是无法攻克的。」

肺癌活检中的细胞核(染为紫色)及与肿瘤相关的巨噬细胞(染为棕色)<em>(由受访者截图展示)</em>

论及抗癌方面的专业知识和研究经验,邓教授的实力不容小觑。他在牛津大学完成关于癌症原发性耐药的博士后培训,遂于2014年加入中大,自此展开研究癌症基因治疗和肿瘤微环境的学术生涯,并在五十多份著名学术期刊,例如《自然通讯》、《自然评论肾脏病学》、《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分子肿瘤学》、《分子治疗》和《癌症免疫学研究》等,发表研究论文。

「基因治疗是癌症治疗的新兴领域,利用遗传物质来修改人体细胞。举例说,我们可以设计一个特定的基因植入癌细胞,以减缓其生长,或调动已作基因转录的免疫细胞来破坏肿瘤细胞。」邓教授说:「与化学疗法和放射疗法等传统疗法相比,基因治疗具更高针对性,对人体的副作用更少。」

然而,这种治疗是有代价的。邓教授解释说:「传统基因疗法一直有安全隐患,尤其在临床环境中,治疗经常用到病毒颗粒。」基因治疗常用到的九型腺类病毒普遍认为无害,直至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断定,注射此腺类病毒会损害动物的肝脏和神经元,质疑基因治疗安全的声音再创新高。

这事件启发了邓教授:有没有其他方法能除去基因治疗的安全隐患?能否在不动用任何病毒的情况下进行治疗?

因此,他在2018年联同医学院蓝辉耀教授和四川大学的李春洁教授启动「无病毒抗癌基因治疗」项目,再与病理解剖及细胞学系杜家辉教授和薛蔚雯博士通力合作,成功发明一种崭新的无病毒方法,可以追击任何致病基因,抑制肿瘤生长。

Mincle标靶质粒的影像(左)以及经超声波介导的微气泡系统外观(右)<em>(受访者提供)</em>

无病毒基因治疗的运作原理如下:研究团队首先制定并构建一种基因转录因子,名为「载有短发夹状RNA的质粒」,该转录因子可以消除人类基因表达,又能够抑制个别癌症。确定其有效性之后,团队会大规模生产基因转录因子,通过超声波介导的微泡系统释放到肿瘤细胞中。最后,人体内的基因转录因子会逐渐降解,又不会影响病人原本的DNA。

为了更清楚阐述,邓教授举出例子,同时说明无病毒抗癌治疗的强大疗效∶「我们最近的研究发现,能检测细菌感染的凝集素受体Mincle会显著加速肺癌的恶化,与肺癌病人的死亡率相当有关连。我们还了解到,与肿瘤相关的巨噬细胞(TAMs)在Mincle / Syk /NF-κB信号传导回路中的特定位置最为活跃。

「我们的基因治疗可制定个别的基因转录因子,减低Mincle的活跃度,阻止它延伸魔爪至TAMs内Mincle / Syk /NF-κB信号传导回路,从而成功抑制癌症进展。」

邓教授的治疗新法益处良多,最受瞩目的当数安全保证。「病人接受我们的无病毒抗癌治疗,就不用担心传统基因治疗带来的病毒并发症。」邓教授说:「每个基因都有其生理功能,应保留并维持不变。这个发明的优胜之处,在于不会永久重写或破坏病人基因组的DNA。病人如果选用我们的方法,可以保持健康的体质和旺盛的身体机能。」

除了解除安全疑虑,新的无病毒基因治疗在临床前期研究中表现也不俗。「我们已经评估了新方法对患有不同癌症类型,包括黑素瘤、肺癌、肝癌和乳腺癌的小鼠模型的抗癌效果。分析对照组和实验组的测试结果后,我们发现于癌症治疗中接受无病毒基因治疗的对象,其肿瘤比未接受基因治疗者缩小多八成。」

在小鼠身上实验抗癌基因治疗<em>(受访者提供)</em>

邓教授的研究发现已为他赢得多项大奖,包括2018年国际肾脏病学前沿会议(东京)、2018年东西方共同关注研讨会(香港)的青年研究者奖,以及中大医学院的2019年学院创新奖。

前景的确一片光明,邓教授也正积极寻求与生物科技和制药公司合作,希望将这种治疗的应用范畴扩展至其他癌症类型和人类疾病。

「我们也在申请额外的资金来巩固这种新的抗癌疗法。」他说:「毕竟,将实验发现转化为临床治疗药物的过程既昂贵又需时。不过,我们仍然很乐观,会尽最大努力完善项目,帮助癌症病人。」

目前,无病毒基因治疗项目得到香港创新及科技基金、香港研究资助局、转化肿瘤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和中大直接资助计划的支持。研究团队已在美国和香港申请了临时专利。

从早期的放射治疗和化学治疗,到今天我们看到的无病毒基因治疗,人类在癌症治疗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突破。尽管终极的灵丹妙药尚未寻得,但饱受癌症蹂躏的人,无论是病人还是其亲人,都绝不应失去希望和生存意志。

「父亲在我两岁时因肾病并发症去世了。失去至亲很难受,但要切记,雨后总会有彩虹。继续微笑前进,当你回头看时,会意识到生命既美好又精彩。」访问以邓教授几句疗愈人心的话语告一段落。

采访/ronaldluk@cuhkcontents
中译jennylau@cuhkcontents
图片及视觉设计amytam@cuhk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