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榜上友名

创业传灯者
董和瀚见自己见众生的创投之道

2021年9月

在阿里巴巴香港的办公室访问董和瀚,他倚窗而坐,俯览跑马地半山高楼穿插的景致。从小爱望街景思考的小孩,今日已然是内地投资大行──戈壁合伙人董事总经理、管理十亿港币的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的风险投资人。命运的脚本,早在某年写下。

故事的序幕,由一部二手电脑打开。小学三年班,母亲自亲戚处捎来电脑,56K拨号上网的咇咇声,带董和瀚走进魔法空间。「很喜欢创造新事物的感觉。写程式就像挥动魔术棒,任何事想到都可以实现。」八岁男孩在街上看见一本杂志,封面是盖茨。买回家细读,读到酷爱编写程式的盖茨自哈佛辍学,创办微软公司,三十多岁成就事业改变世界,创业欲望于他,登时清晰:像魔法书上的咒语,盖茨的传奇为他打开一片隐密天窗,窥见精彩世界。

岁月无声消逝。到大学选科季节,少年未有如其他同学拣选热门学科,始终钟情中大首次开办的工程及商科双学位课程。「世界会因技术革新而进步,但就算技术有多前沿,也需要透过商业方法去改变世界。」他得偿所愿,成为2007年入读这课程的八子之一,主修计算机工程工商管理,后者专攻金融工程。窗外风景,更深更阔。

樯橹灰飞谈笑间

「中大校园永远弥漫着一种求学的浪漫,是她养成我对求知求真的渴望。」董和瀚回忆。「与不同背景的同学谈学术、话理想,论人生,是我求学时期最珍贵的时光:在『旧贱一楼』(编按:何善衡工程大楼一楼)通宵砌码,在未圆湖秉烛夜谈……」如歌岁月,在投资人心灵深处荡漾,心底山月,让他在浊世走出谨厚与纯粹。

那年代,内地生开始赴港就学不久,自百万人脱颖而出的精英,目标明确,跟仍在探索的本地学生截然不同。平实的香港仔,跟本地和内地生都是朋友。2011年毕业,他跟班上的内地同学一同创业。2016年,戈壁接到阿里十亿创业基金,须要找认识香港和内地,有创业背景的港人管理,董和瀚成为不二人选。

创业投资,是风险投资人将客户资金投资到具潜力但尚未成功的初创企业,购买少数股东权益成为投资者,待企业壮大后,将股权出售,获取超额回报。寻找初创是创投人日常工作,董和瀚每日平均接见六七位初创企业家。见面后,要仔细审查合适团队,过了这一关,就是投资细节谈判和投后管理──草拟企业策略、协助招兵买马,介绍人脉资源,用尽一切办法帮对方实现梦想。

擦肩而过的缘分

创投投资年期长,由五到十数年不等,何时进场退场,是很多创投人的挣扎位。董和瀚有耐性,不怕等,然而,却无奈于各种的擦肩而过。

「做一个『投手』,你要见好多不同的人,一千个人里面,最后投资或合作的可能只有五六个,」他默然,低回道:「我重视跟人的关系。我去见一些创业者,如果没有决定投资或进行下一步,他们或会认为你没有眼光。虽真诚相待,奈何我们站在对彼此没有直接利益的位置,不适合合作。有时我想跟对方做朋友,但对方有其他潜在投资人或生意伙伴要维系,就自然会失诸交臂。

「这每一日都会发生。我曾为创业者,非常欣赏不同人的创业动机和故事。我用交朋友的心态认识他们,好抽离创投人的身分,但对方不会知道。我讨好不了全世界,但──时间会证明一切。」他眉眼稍宽,轻轻说:「这些年在创业圈子里,结识了不少比儿时玩伴更推心置腹的朋友,其中更多莫逆之交是没有投资或合作关系,纯粹志同道合。这些,都是一辈子的友谊。」

大学三年级暑假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尤努斯创办的孟加拉乡村银行实习,上图为与尤努斯的合影;农村小朋友不知什么是相机,把玩一轮后,请董和瀚为他们留影

「重视人与人的关系,会不会令你觉得自己不适合在商界发展?」笔者问。

「不会。从商是以人为本的行业,在中国人社会更甚。这不是劣势,反而是优势。」

「但商界工具理性先行,就是,当人是工具,逐利的工具?」

「在资本主义社会,商业是社会运作和推动进步的系统,现行制度下,衣食住行都要透过商业解决。商业的根本是创造价值,虽然,运作上它可以很逐利。但回到根本,为什么有人愿意购买服务和产品?这是因为它解决到人的问题,所以根本是好的。当然,还要看营商手法。

「在商界赚大钱的,通常不会是纯粹逐利的人,因为他们有更大愿景,愿景感召到人,生意自然成功。这在互联网世界更为明显。」董和瀚说。

还人心愿,如还己愿

一个决定以亿计的创投世界,通用货币不是金钱,而是信任:投资者的托付,创业家的仰赖。试过数次,创业者半夜打来,声泪俱下说捱不下去,这是董和瀚既感慨,又感恩对方信任的时刻。

「你怎样开解他?」

「不多说,听他们说,做个称职的聆听者,」他坦言。「创业者的辛酸和孤独,不足为外人道。踏上创业路的人多数聪明,他们不是要意见,而是宣泄情感。当情绪有所依托,他感觉到自己的孤独,你能理解,就已帮到大半。」他正色,低声说:「然后,我们会回归理性,开始绸缪,大家一起撑。」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的大哥哥,闲时爱跟弟妹话理想说人生,他给予创业者的,是哥哥般不浮夸的陪伴,陪他们成长,演绎独特一套。几个创业者,最终全部度过难关。

2015年电脑工程系的同学聚会上,跟第一代家用电脑兴奋合影

像企业家一样做梦

由创业到投资,回首萧瑟处,可有说话给创业者?董和瀚沈思,良久清脆说:「要聪明地失败。成功多是幸运,不可复制,有人会因为一次成功,自觉非常了不起。但亲身经历告诉我,真正的成功是经历无数失败,知道怎样去避免那些失败,从而取得成果。这种成功扎实得多,不凭运气,而是靠实力。」

创投人呢?沈思半晌,他郑重吐出:「Dream like an entrepreneur(像企业家一样做梦)。一路做,感觉我们跟创业者没分别。我们的工作没有框架,只有目标和梦想──与创业者结伴同行,通过成就他们的目标,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我们拥有的资源和平台,更是容许我们做更多、更大,更有影响力的事情。

「创投这个角色做得好的话,可说是任重道远,因此我每一天都会以敬业乐业的心态去面对。」他说。

每日在金钱世界劳心,董和瀚向往《笑傲江湖》主角令狐冲,一方面不受门派规范,活得潇洒;另一方面广结善缘,知交满天下。董和瀚的创投路也一样,情深义重而不舍弃原则,灯昏处默默努力,因为他知道,有灯就有人。

文/amyli@cuhkcontents
摄/Eric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