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学术探奇

宁静致远
尹弘飈发现中国学生上课被动未必无益

2021年9月

走进一所美国大学,随处可见学生与教授辩论得热火朝天,或者三五成群滔滔不绝表达心中所想。来到中国内地的大学,却可能迎来一片寂静。现今的教育制度偏好健谈的学生,认为他们才是积极参与课堂,但此模式未必能套用于中国学生身上,因为他们的学习方式迥然不同。

根据尹弘飈教授的新研究,中国大学生相比其他国家的同辈,学习驱动力截然有异。研究结果意味着学府需要调整教学策略。

尹教授研究了中国内地十二所大学共二千零一十三名学生,主要分布于北京市和山东省。当中七所是重点大学,另外五所为教学型大学。此项目为他赢得中大2019至20年度青年学者研究成就奖。

 

他和协作研究团队以问卷调查学生,并透过深度访谈构建案例分析。由于这是项「纵向」研究,项目会持续进行,研究员会长年累月收集数据。

尹教授专门研究教育背后的心理学和文化脉络,分析教师情感之重要、课程变化的影响,以及大学生如何学得最好。过往二十年,其他研究大多聚焦学生的行为,亦即学生如何回应老师的教学。

是次研究探索的则是学生学习的驱动力。尹教授观察学生对所受教育的感受、对学习的看法,以及其信念如何塑造大学经历。结果反映学生的内在想法及感受,与他们的外在反应或许并不一致。不同文化对教育的期望也不尽相同。

尹教授的分析得出关键发现:西方世界公认会妨碍学习的「消极」心理驱动因素,却可促使中国学生积极学习。焦虑、害怕失败、企图控制未知等动机,都驱使典型的中国学生上课投入、努力学习,追求高分。同样的驱动因素却导致许多来自其他文化的学生表现不佳。

中国学生的心理投入程度未必与其课堂表现相符。美国大学的教育工作者希望学生在课堂表现活跃,讨论时侃侃而谈,认为这反映学生理解课堂所学,也鼓励学生培养独立人格。

但在中国的课室,除非教授正在讲课,不然可能全场鸦雀无声。学生们少说话多聆听,很可能是受儒家思想对教育和学生行为主张的影响,造成他们每当要在公众场合分享想法时就感到害羞。

身为中大课程与教学学系系主任的尹教授说:「我们必须考虑特定文化传统的影响。中国大学生并非不动脑筋,而是他们习惯先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和反思,才表达自己的想法。」

尹教授的灵感源于安德鲁•马丁研发的理论框架,这位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教育心理学教授研究西方社会的学生动机,他曾在中国搜集了一小部分的研究数据,但大部分数据来自澳洲、美国和欧洲。

马丁也是一名注册心理学家,他认为有积极的「适应性」动机和参与度,也有「适应不良」的消极参与。他将焦虑、回避所惧和控制未知都归纳为「适应不良」,这些因素都损害西方学生的投入感。

尹教授希望拓宽这个研究题目。马丁至今主要关注高中生,而非大学生的参与度。这位澳洲教授只用定量分析,尹教授则引入定质方法,以「三波法」长期研究学生。

 

在尹教授看来,关于大学生参与度的主流研究其实大多研究学生的行为,而非其心理。这些「适应不良」的特征往往促成中国学生正面的学习成果。与此同时,鼓励他们独立反而削弱自信,这与西方的研究结果大相径庭。

这些「适应不良」的学习动机对山东的学生没有显著影响;在北京,甚至对学生产生正面作用。也就是说所谓「适应不良」的学习动机没有对两地学生的学习成果造成任何消极影响。

研究显示,中国学生根深柢固的相信他们理应努力学习,刻苦用功。即使他们不理解课程内容,亦倾向认为是自己的责任,应加倍努力领悟所学。然而,坏处是他们或会感到学习过程枯燥乏味,毫不吸引。

尹教授说:「大学教师要知道中国文化和教育传统就像一把双刃剑。」他补充说,教师应该善用学生勤奋的品性,强调反省和自我修养。与此同时,教师亦要改良学习内容,革新教学法,使大学教育变得「有趣、吸引、愉快」。

他鼓励中国的大学教师求新求变。培养学生的独立批判的思维可能是当务之急,因为中国教育历来不鼓励这种态度。

尹教授呼吁大学教师要理解中国学生的文化及教育传统,以及他们独特的学习方式

这对未来的教育研究也意味深远。研究员应兼顾学生行为的心理和文化层面,而不仅仅是学生的行为模式。

为了扩大分析范围,尹教授现在开始研究河南省的学生。山东和北京的研究结果存在一些差异,但他尚未确定原因。直觉上,他推断韩国和日本等东亚国家的学生与中国学生的行为相近,但这有待考证。

对于负笈海外学习的中国内地生,尹教授认为也值得进一步研究。他注意到内地生来到香港会变得活跃,这可能是文化适应后的结果。这些发现表明各地教师或要给予中国学生足够的时间来适应新的教育气候和传统。

「中国学生有独到的学习方式,与西方社会的学习常态大有不同。」尹教授总结说。「两者对何谓用功学习有截然不同的理解。」

中译/jennylau@cuhkcontents
摄影/Eric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