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 榜上友名

自煮自主
叶晓慧以住家美食鼓舞都市人和妇女

2021年3月

大埔旧街市一年到晚人潮如鲫,岁末尤甚。笔者父母出了埠,准备年菜的重担落在我身上,于是在过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也跑到那里,糊里糊涂的跟着一众常客,张罗用来做年糕的糖。

我当日早上有访问,刚刚才由荃湾赶回来。来到这个在家附近却从未尝深究的地方,眼见货摊上如同乱码的银码和单位,手脚就乱了起来。踌躇之际,身边的哥哥姐姐早已锁定目标,一手交钱、一手取货,不慌不忙,施然转身走向下一个摊档。此情此景,令我想起早上和叶晓慧(丁丁)的对谈,对这位校友的妙想更是钦佩。

丁丁于2016年毕业,五年前创办社企「你想煮意」。这个专营即煮餸盒的品牌,对象正是笔者这类忙碌又不懂得选购新鲜食材的打工仔。

「下班后从区外回来,买了餸菜还要洗切烹调,八、九时才开饭乃等闲事。」丁丁谈起香港长得不人道的工时,感慨说道。「本来日出而作,营营役役,为的就是滋养身体。」

你想煮意的使命,就是让一众香港人经过一日辛劳,得以轻松和至亲吃上丰富均衡的住家饭。诚如丁丁所言,美食是身心健康的根本,也是人与人之间的桥梁。

但除了为港人带来一餐温饱,这些由家庭主妇设计和制作的餸盒,亦让她们将自己的饮食智慧转化为事业,用一双巧手打破性别定型,在当「一家之煮」以外有所成就。

「香港似已达至性别平等,但原来每十个香港公司董事之中,只有一个是女性,而家庭中主内的,依然以女人居多。」丁丁说。「女性若在家务找到归宿,当然也有成为主妇的自由,但没有人应该被迫而为之、放下理想。」

因家庭牺牲自我的例子,丁丁家里就有一个。她的妈妈本来是教英文的,一直希望成为作家。后来她诞下丁丁和两个弟妹,起初尚有空投稿,但最终还是发现,家庭与志业难以兼顾。

观乎香港数十万名主妇,盼望走出四面墙、创一番事业的,何止丁丁妈妈一人?丁丁深信,在人口老化、劳动力萎缩下,帮助一众主妇就业除了令她们得以在家庭外立足,亦可为劳工市场带来生机。你想煮意的「你想」,亦无非是这样。

「身为女性,我也不想自己成家立室后便要放弃梦想。」

早在中学时期,丁丁已立志创业,不过当年想着要开的是咖啡店。她在大学选读社会学管理学,也是一心希望学会批判思考和从商的基本概念,为日后创业作准备。

「我们不断钻研资本主义的问题、审视各种制度的弊端,上到高年级,不少同学开始有一种无力感。」她忆述自己在社会学系的日子。「我当时在想,离开山城后是否一定要随波逐流,抑或可以为解决这些问题略尽绵力?」以公益为宏旨、结合商业与人文关怀的社企,正是丁丁一直寻找的药方。

丁丁是首批新高中学生之一,有多一年时间在大学探索兴趣、装备自己。「我可是个好学生,大学寄来的电邮、各种给学生的资源,我都有留意。」她笑说。她上过人力资源培训班,也参加了创业研究中心举办香港社会企业挑战赛(HKSEC)。有次她跑到会展一场谈中小企创业的讲座,全场年纪最小的就是她。

「我问一班前辈创业从何入手,他们说了一句:『你开始了再说吧。』」

也许这群前辈只是不愿把心得外传,然而丁丁遇上的风浪,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亦委实难以预见。你想煮意本为五个学生的一个小小构想,正式开业后,意想不到的问题马上接踵而至。公司资金有限,唯有在共享厨房落脚,过程一波三折。他们试过被逼迁,连好好收拾的时间也没有,要漏夜把厨具搬到丁丁家里暂存。丁丁又曾在夜里孤身跑到深水埗,拍遍区内餐厅的门,但求觅得一个让他们栖身的厨房。但相比他们一位同为中大人的拍档遇上的事,这些挫折实在不足为道。

「就在他签了合约、万事俱备之际,他回到了中大,在校园了结自己,事前全无征兆。」

一句「万事起头难」,无以说尽他们的苦楚,尚幸一路走来,丁丁的家人始终在旁。孩子们为筹组公司忙得焦头烂额,丁丁的妈妈便在一夜间写起过百道食谱,为他们提供最坚实的资本。醉心中菜、有餐饮业背景的爸爸,自然也为他们带来不少建议和啓发。

时至今日,你想煮意积累了逾二千道食谱,近来更扩展业务,涉足到会服务。但最令丁丁欣慰的,是她慢慢接近为妇女充权的目标。

「有位名叫阿开的主妇在女儿鼓励下加入你想煮意,做着做着,人也变得比以前开朗。在她家里寻常不过的一道马蹄蒸肉饼,如今成了我们的皇牌产品。得到来自家人以外的赞赏,令她十分高兴,我们看着,也顿觉苦尽甘来。」已「登六」的开姐依然有心有力,不时跟着丁丁等人上电台、拍纪录片,最近还获邀担任导师。

「她当年在《妇女新姿》看到的名厨,如今自己也当了起来。」丁丁欣喜说道。

丁丁正打算扩充团队,并推出妇女「微创业」计划,务求为主妇提供平台,将她们最拿手的家务化为商机。她亦期望与社区托儿机构合作,让妇女无忧无虑地接受培训。

广东话中,家庭主妇有「师奶」这个略带轻蔑的称谓。丁丁素来不喜欢这个称呼,坚持为她们正名为「CEO」。另一边厢,这个年轻创业家过往一直对自己身为一间企业CEO的身分不太自在。公司成立之初,人丁单薄,这个衔头无甚意义。五年过去,品牌历尽波折后始见起色,丁丁的责任亦与日俱增,「CEO」这个名号,她当之无愧。创业之路固然布满荆棘,但只要她的热诚和信念还在,她也会继续前行。

「在这般黯淡无光的岁月,社企其实可以发挥不少作用。因此我们会继续做好,连结更多妇女,以美食鼓舞大众。」她说。「商业在社会的角色很重要。当商界能以至善为目标,我相信整个社会也不会离正道太远。」

文/jasonyuen@cuhkcontents
图/Eric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