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4.2012

396

后排左起:马杰伟、梁启智;前排左起:吴伟贤、周保松、朱顺慈和陈健民
沈祖尧校长于狮子亭与同学一起写书法
资深艺人潘迪华与学生同台演出,糅合歌唱与朗诵
林一峰为新诗朗诵作结他伴奏
江苏省苏州昆剧院演出折子戏《牡丹亭‧游园》
学生非洲鼓表演
学生在湖畔贴的留言板拍照
博群花节论坛—许鞍华谈成功背后的百般历炼
博群花节论坛—白先勇谈永远的青春梦
博群花节论坛—李欧梵谈挫败造就谦厚人生
 
《中大通讯》第396期 > 特写 > 只缘身在此山中:博群花节2012

只缘身在此山中:博群花节二零一二

previouspausenext

2012年3月29日,未圆湖畔的园游会和艺文表演为长达一个月的博群花节写下终结篇。4月2日早上,六位筹备花节的老师来到铺满落英的表演台,趁拆卸前拍照留念,并说起花节的种种。

那要从一通夜深的电邮说起

博群大讲堂委员会召集人周保松常说,三月是中大最美的时候,校园开满杜鹃花和洋紫荆。去年,他偶然向沈祖尧校长提出办花节,没想到会成真。2011年博群计划举办完四场博群大讲堂后,不知怎的又勾起这念头。于是,在某个深夜,他发出一通电邮给众委员。

马杰伟说:「一收到电邮大家便起哄。在湖边逛逛,听听音乐,感觉太好了。」自称不浪漫的吴伟贤可感到有点突然,「我一下子想到筹备这样的户外项目的种种困难,但想像一下那情境,虽有风险也值得一试。」

在乎学生,在乎社会

沈校长曾打趣周保松说:「在中大搞花节?你这老师挺浪漫的啊!」I‧CARE的大方向是社会关怀和参与,怎样与浪漫产生关系?

梁启智说:「必先对生活有浪漫的想法,才可对社会有要求。如果大学有这种氛围,告诉学生不一定要跟既定的框框做事,他们日后想另辟蹊径贡献社会,便容易得多。」马杰伟补充:「对美好事物坚执,是关怀社会的开始,断不能视为个人情怀的风花雪月。」

每年,陈健民总会问毕业学生有何梦想和理想?往往得不到确实答案。他感慨地说:「白先勇的讲座令我感触最深,他展示一幅黑白照,大三时代他已够胆做梦,和朋友创办《现代文学》,为台湾文学开辟新道路。演讲厅里李欧梵、白先勇就在我们中间,照片中他们青涩羞怯,终以梦想成就了一生事业、造就历史。这就是浪漫。」

周保松说:「所谓浪漫,就是每天在忙于读书、考试、兼职之外,还看到大学生活的另一种想像,并敢于去尝试和实践这种可能性吧。」

情动,方有行动

获筹委员会成员推许为执行力特强的花节策划朱顺慈分析了感性与理性的层面。她说:「很多人生活麻木,能动情是很重要的。不少年轻人当达到了入大学的目标,便感到迷失。针对这个,花节的铺排有清晰的思路,先由李欧梵谈失败,许鞍华接力谈所谓的成功,也穿插着失败,到白先勇是The Resilience of Youth,坚毅便是重点。最后的园游会—『未圆湖畔,时光定格』—旨在让大家用自己的脚、自己的眼、自己的心灵,去享受当下的感怀。」

跨代跨界跨形式

艺术意念由筹委会共同构思,个别项目交演出同学处理。参与演出的有三十九人,包括音乐系、吐露诗社和新亚国乐会等,另义工三十多人。例如《在下临吐露港的山上》以中英朗诵配合国乐,便是同学互动的结果。

园游会的音乐总监是向喜扶掖后进的潘迪华女士。她在年初乍听花节意念,便「两眼发亮」。这位年逾八旬半生在全球各地演唱的资深艺人,在督导学生排演期间展示了她对美感的坚执和对艺术的开明。她传授用心、投入、享受的秘诀,令学生的演出脱胎换骨。特别嘉宾林一峰是潘姐姐看准年轻人的喜好特地找来的。在园游会当日,他俩下午二时多便到场彩排,真挚地把表演艺术与花节的意念糅合,与学生同台合演,并没用个人的光芒抢占表演台。潘姐姐更多番勉励学生,「要把今天感染到的文化修养带到社会。」

感召,自发凝聚

朱顺慈说筹备工作的各种细节构合得自然顺畅,司仪区颖琳(急急子)搬来一大袋服饰,专业化妆师用心为学生做头发、化妆,他们都是中大校友。场地音乐是曾在校园开咖啡室的朋友花了好几小时选曲剪接而成的,小册子设计师说这事「酷」得要紧,灯光设计师极爱中大环境,场景设计师听到园游会构思便毛管直竖。这班子说,香港没有其他大学有条件做这些事。

多么诗意的活动,也有实际的忧虑。3月8日,讲厅挤得水泄不通,花节短片随第一讲面世,瞬即疯传。朱顺慈担心人群会挤垮未圆湖,连夜失眠,赶制写上提示语句的牌子,让工作人员举着巡梭,呼吁参加者体谅。在现场监察的马杰伟担惊受怕;地上满布电线,踢松脱了供电中断,表演便泡汤。幸好各部门落力配合,帮了一大把。

随学生脉搏呼吸

吴伟贤说筹划讲座的策略是「心怀学生,面向学生,以他们的需要为重。」陈健民补充:「我们向讲者表明要求,例如,林怀民不单是谈艺术表演,而要讲心路历程;白先勇不集中讲文学作品和昆曲艺术,而是到现在还未醒的『梦』。」宣传方面也不沿袭电邮、通函、海报等模式,而利用成本低而效率高的面书和微博,打进学生的社群。

余韵

套句陈腔滥调,花节成功举行,圆满结束了。吴伟贤不失冷静本色,提醒大家博群只是起点,「以后要把方向和理念的舵把稳。」梁启智明白单凭一股疯劲难以为继,「如果这些在编制外出现的是大学应该做的,是否应该让它在编制内发生呢?」

周保松说,两三个月内推出三个讲座,宣传、联络、拍片、出版,教学工作量一点没减,真是心力俱疲。但大家把这件美好的事做出来了,这过程格外叫人珍惜。学生的反应尤其让他惊讶。最疯狂的是内地生,很多说中大这一年的氛围对他们影响很大。身在内地的学生对博群放上微博的讲座和照片,包括沈校长的书信,反应热烈,因为他们看到另一种大学教育,而且是本港其他大学少见的。

杜鹃花也许已零落,洋紫荆或者已凋残,但不用唏嘘,就让大家记住,花节是一种心境。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