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处   19.9.2012

403

邝励龄于国际歌剧赛夺三大奖项(Keith Hiro摄)
邝励龄演唱《清唱剧作品第51号》后接受观众掌声(Keith Hiro摄)
 
《中大通讯》第403期 > ……如是说 > 新晋女高音邝励龄学习之路

邝励龄

previouspausenext

音乐系2009年毕业生,2012年「佛路曹.塔尔亚云尼」国际歌剧赛三大奖项得主

这个夏天你在香港演出频密,感觉怎样?

8月19日与大师赫尔穆特.里霖合作莫札特《C小调庄严弥撒曲》,今晚(9月2日)演唱莫札特《安魂曲》、巴赫的经文歌和清唱剧,明天回阿姆斯特丹开学,两星期后再回港参与香港圣乐团的海顿与布列顿音乐会。这样频密演出并不常有,也挺累的。每套作品对音色、诠释的要求各异,我只有尽量多研习乐谱,多听一些录音。

与音乐怎样结缘?

妈妈很喜欢唱歌,小时我常听她唱卡拉OK。是她给我报名加入香港儿童合唱团的。幼时我主动要学钢琴,七岁开始了,后因觉得困难中断了一年,可妈妈坚持我重拾,终于到会考那年才停止。我还真感谢她,起码现在练习的时候能懂得如何与伴奏配合,不会唯声乐是尊,更加能表现音乐作品整体的美感。念完中学,我选择进大学主修音乐,父母便让我遂愿,也没有叫我考虑出路或是什么的。

你最初常演唱女低音或女中音的曲目,现在则多是女高音,何解?

中学女生都爱唱高音,我是少数低音较突出的,自然就归入低音部。十多岁学声乐,接受的是女中音的训练,老觉得音色厚一点比较安全,感情比较充沛,还是这两年在荷兰才领悟要把音色均匀调和。老师常叮嘱我不要故意用胸腔把声音加厚,要兼备头腔和胸腔,不可偏重。

还记得在中大学习的片段吗?

中大是大学,比较注重学术根基,中英文和通识的学习比重也不小。最近辞世的系主任麦嘉伦教授就是位了不起的学者,我曾上他的西方歌剧课。音乐系的乐室可算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我住在文质堂,晚上常和同学从后门溜进去,唱歌、玩乐器,练习嬉闹到三四点。

在荷兰的学习又如何?

我在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念完硕士,那边着重实践,除了上法、德、意文课、戏剧课,大部分时间都在练习声乐,表演机会也较多。我不是学术型,是颇适合音乐学院的。

典型的一天是怎样的?

每早八、九时起床,煮饭,洗澡后饭已熟,那是带回学校的午餐。我还是喜欢米饭,比较耐饱。在学校就是练习、吃饭、练习、上课,到六点左右便回家,准备晚餐。在外国生活较为简单平淡,吃喝玩乐的诱惑少一点,可以很专注学习。

可以谈一下各阶段老师给你的启蒙吗?

我高中开始跟陈少君老师上课,直至完成大学,每次都乐在其中。学声乐除了要有美丽的声线,音乐感很重要。不能单靠乐谱上的记号或别人告诉你怎样做,要自己感受音乐的要求。当时年纪还很小,对音乐的诠释、想像、感觉,全靠陈老师启导培养,至今仍然受用。九岁加入香港儿童合唱团,音乐总监霍嘉敏给我很大启发。对小孩子讲话不能太技术性,你说怎样提高某块肌肉,没人会明白。她用很多意象加深我们的理解,很是奏效。阿姆斯特丹的Sasja Hunnego老师则强于提升技巧,令我在两年内进步很大。她能发出很确切的指示,也擅于针对我的问题,设计练习助我改善。在这个阶段,我已累积了一点经验,比较有能耐了解技术性较强的课题,辨识力也较强,遇到她,时间上配合得刚好。

可曾遇上难以冲破的关口?

大学毕业后在英国那一年,总是不知道怎样才可进步。有些位置,总是不能顺利渡过,唱高音觉得很辛苦,低音则不知怎的总是用了太多气。我很迷惘,是作品不适合我?还是我的技巧出了问题?到了荷兰,得到老师的指点,再多看一些声乐著作,融会贯通下才找到对策。我以前是凭感觉学习多一点,现在才加进理论。

谈谈今年4月在奥地利的比赛夺得亚军、女高音奖和观众奖的经验吧。

我也是姑且一试,只想着尽力而为,如能进入准决赛,也算是「超标完成」,对自己有个交代了。三轮比赛共唱七首歌,我本没胜算,所以把威尔第《假面舞会》的一首咏叹调放到决赛,因为那需要很重的声音,并不太适合我。后来在决赛名单见到自己的名字,真是喜出望外,唯有豁出去吧。可能就是那份豁出去的努力赢取了观众和评判的好感。后来,评判之一邦宁Richard Bonynge告诉我说,如果我选的不是那首歌,很可能便会拿冠军。但其他参赛者年纪都有二十八九岁,声音成熟,技巧稳健,能取得全场亚军,我已经很满足了。

你享受比赛,还是享受表演?

比赛和表演我都会悉力以赴,但我更享受比赛,因为期待赛果就像等候一张成绩单般紧张刺激,也加强我的动力。比赛的观众较为兴奋热情,他们要看你如何施展浑身解数,给你很即时的反应。至于表演,除非是个人音乐会,否则节目由主办者订定,未必是自己最想唱的。但也有好处,就是因为这一两年在香港合作惯的团体喜欢巴赫,令我多唱了,扩阔了曲目。

未来的路打算怎么走?何时会举行独唱会?

还是想在外国多闯些时,多一点表演机会,也多跟一些乐师、歌唱家观摩学习,增广见识。我喜欢教学,我曾回中学母校教声乐、教合唱团。中大的师弟妹遇到问题找我,我也乐于和他们讨论,这会迫令自己深入思考,学习因应个别学生不同的能力和性格,改善自己的表达方式或解决问题的方法,在过程中可能也会发现对自己有助的方法。至于独唱会,现在还未是时候,我还须汲取更多经验,充实技巧和修养;或者期于五年后吧。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20年代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网路书签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