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静观──通往大脑的神秘之路

理察‧大卫逊教授

笛卡尔提出身心二元论以来,西方的争议和研究一直未有停下过。过去一百年来的科学发展,已揭示了身体,以及较少程度上人脑思想的运作。但两者连系之处,仍是科学上没法说清楚的事。传统的东方静观冥想方法,结合现代神经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却可能为研究身体和思想间微妙奥秘的连系带来一道曙光。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威廉占士及维拉斯心理学及精神科学研究教授理察‧大卫逊教授,是举世知名的心理学家及神经科学家,是这个崭新科学范畴的先驱研究者。大卫逊教授获邀为2012–13年度邵逸夫爵士杰出访问学人,于3月6日亲临中大逸夫书院主持讲座「改变思想 改变大脑」,与出席者分享他有趣的研究结果。

讲座甫开始,大卫逊教授忆述他于1970年代中期在哈佛大学修读心理学时,已坚信研究情感对理解人类的重要性,甚至较研究认知更甚。同时间,他开始学习和操练静观冥想,并相信这会为西方心理学的发展带来一番新景象。在该段时期,他认识很多对自己影响深远的朋友,其中一个是达赖喇嘛,大卫逊教授称达赖喇嘛为「神经科学迷」。在达赖喇嘛启发下,他开始有系统地进行相关研究,其后更拓展至研究情绪与快乐和生理健康的关系。

大卫逊教授的主要研究,是让经验丰富的冥想者(即有最少一万小时冥想经验的)和没有相关经验者,接受由专注力以至慈悲心的心理测试,并透过磁力共振技术,仔细检视脑部的电波和化学反应,从而得悉两者的差异。研究发现操练冥想与脑部刺激和活动大有关系。此外,即使冥想经验很浅,但已足以察觉到参与者有利他的行为改变。

研究又证明,冥想有助加强对细节的专注。在心理学中,「注意瞬脱」是指当人专注于某一事物时,会错过另一事物。因此,当连串夹杂英文字母和数字迅速展示给我们,而我们要留意其中的数字时,我们往往只注意到首个出现的数字而忽略其后的。我们对首个数字的注意力,模糊或阻碍了我们对其后数字的感知。当然,藉着练习,这是可改善的。在一连串的注意瞬脱实验中,大卫逊教授测试了两组参与研究人士(操练冥想者和对照组),发现操练冥想者较能够注意细节,克服了注意瞬脱。

在另一个培养慈悲心的实验中,实验对象要依次想像一个人(顺序是亲人、自己、敌人、一个难缠的人,以及普世人类)受苦的情况,然后期望他们得到救赎。及后透过观察,发现实验对象的利他行为多了,这证明改变思想会改变行为,而且是向善的一面发展。

有关冥想造成其他生理影响的科学证据也愈来愈多,例如冥想对肺部炎症(很多时与哮喘有关)有显著帮助。此外,负责控制颈部以下器官的脑部脑岛皮层区,证实受到培养慈悲心的冥想训练所影响。

教育工作者或许要注意大卫逊教授发展出的「善导课程」,这课程应用心灵培训的技巧教导小童,发展他们的学习能力和情绪素质。大卫逊教授发现培训有助提升学童的专注能力、平稳他们的情绪,以及实践善行。冥想和行善的训练,可培养他们的利他行为以及协作能力。

当天出席的有逾四百五十位学生和嘉宾,当中包括不少医护界专业人士,大讲堂座无虚设。大卫逊教授妙语连珠,使观众如痴如醉,在答问环节踊跃提问。大卫逊教授乐于解说,又引述更多他的经验和见解。他在回答一条问题时,承认冥想并非对人人也有效,对精神分裂病患者和躁郁症患者,更肯定无效。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