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陈英凝教授谈人道救援

CCOUC灾害与人道救援研究所所长陈英凝教授
(张志伟摄)

你刚去了雅安评估地震灾情,那边的情况怎样?

经过汶川地震之后,现在内地的救援反应很快,救援物资都已运进去。但临时房屋还没建好,灾民都住在帐篷里,卫生条件很差,十分潮湿,不少灾民患了皮肤疹,还有垃圾、苍蝇、野狗等问题。这些卫生问题虽不至于影响生存,但要这样住上好几个月就很惨。

CCOUC这种设立在大学之下的学术兼救援机构,其角色与一般人道救援组织有何区别?

我们不可能像前线救援组织那样,一下子找来四辆卡车运两吨物资去救灾,但我们有自己独特的定位。前线组织未必有时间去考虑他们所用的工作方式是否最有效,是不是有科学根据,也不会把知识传授给其他机构。我们这种大学机构要做研究,所以能推进这门学科的发展,并且可以做很多教育工作培养人才。

人道救援应交由什么样的机构执行最佳:学术机构、NGO、政府、联合国?

如果你早十年前问我这个问题,那时血气方刚的我会说:当然是在前线干实事的NGO最好。但现在我觉得每种组织都有不同长处。在前线可以做一个或者几个项目,但如果真的想推动这个社会大环境的改变和进步,就需要政府或者联合国那种高层次的组织,他们颁布的政策或指引,大家都会跟从。但他们不会做实证研究,这空档就需要我们这种学术机构来填补。

理想的救援人员应具备哪些质素?

首先是能胜任的专业技能。从事医学、公共卫生,做错决定是攸关生死的。试想一个如香港那么大的地方受灾,由你决定物资运到哪里,你的决定意味着有些地方会拿到资源,有些拿不到,责任很大,所以有充分的知识和能力很重要。第二是有解决问题的决心。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想办法解决。

对想入这行的年轻人你有什么忠告?

一定要清楚自己为什么愿意做这行。如果是追求一时的英雄感,根本不值得。我们这次坐车去雅安时,车子突然被解放军截停,塞了三个小时,原来前面三辆车左右的地方山坡塌下来,死了六个人。想追求英雄感不值得冒这种风险。

你教学时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我每次上课都把那节课视为最后一次向学生讲授那个题目的机会。急欲把我所知的一切告诉他们,所以有很多东西想讲,总觉得时间不够。

你希望培养什么样的学生?

我希望教出能帮社会解决问题的人。如果有人跟我说,某个领域有某人在做某种事情,做得很出色,是你以前的学生,那我就很高兴。因为对老师来说,你的成就不在于你自己做了什么工作,而是你的学生做了什么工作。

组建CCOUC的救援团队面对什么困难?

现在这个领域还有待成熟,不是说有钱就可以请到合适的人才,因为就算是出色的NGO员工,也未必适应学术机构的环境。这始终是新发展的领域,人才要靠自己培训。

气候变化对公共卫生带来何种影响?

最简单的是一些以前可行的习惯可能不再适用,比如在农村里,人们会把吃不完的食物放在桌上,天气凉快时放一两天还是可以的。但随着气候变暖,这样做食物就很容易变坏。另外是极端天气增加,例如常下雨,会造成蚊患,令一些地方的疟疾个案增加。

CCOUC未来有何新发展?

希望往后五年能把这个研究所发展成世界卫生组织在亚太区的一个中心。

多年的人道救援经历,对你的人生观有何影响?

我的看法是人性是美好的。以前我常去战乱的地方,在最艰困的地方你会找到最多的好人。人很奇怪,在比较安稳的地方,人就关起门来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但在艰困的境地,反而见到好多人愿意献出生命,我见过很多。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