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张志强谈实证为本的教育改革

教育行政与政策学系张志强教授

何谓实证为本的教育改革?

教育和其他社会制度一样,必须与时俱进,有所变化和改革。任何教育发展的新方向,都必须以实证为依据,研究人员、实践者和政策制订者都参与在内。为令政策制订者在实行和改进教育计划时,能作出明智决定,除了比较抽象的知识外,还必须以有组织的方式为他们提供确凿证据。

什么是Success for All(SFA)计划?

SFA计划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者开发,是以研究为依据的改革模式。目的是从幼年时期开始提高美国学生的读写能力。计划背后的思想是:阅读技巧是儿童整体学业成就的主要基础。我与约翰霍普金斯、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协和大学和英国约克大学的研究人员合作,探讨此计划成效。我们发现,藉着历时数年的循序渐进读写能力教学,可以做到全面的学校层面改革,还能有针对地提高学生成绩。

你还做了哪些相关工作?

我其后参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Center for Data-Driven Reform in Education(CDDRE)的工作,这个中心创造了地区层面的改革模式,为美国七个州内五十九个地区的地方领袖担任顾问,教导他们如何有策略地运用数据,并选择已证明有效的计划。这项为期四年的大规模研究,证实以下变化模式是有帮助的:这种包括初期谘询和实施基准评核的模式,可以促使学校领导采取有确凿证据证明其有成效的计划。另有发现显示,学校若选择有确凿证据证明有效的阅读计划,学生的阅读能力会优于没采用这类计划的学校。

你为何设立「效证最佳教育计划大全」网站?

要实现实证为本的改革,有关教育介入手法和方案的研究结合也十分关键,并且对于政策愈来愈重要。由于我在SFA计划和CDDRE做过相关研究,又对于实证为本的教育改革一直兴趣甚深,我与约翰霍普金斯和约克大学的同事,在美国和英国设立了方便教育工作者使用的网站(www.bestevidence.orgwww.bestevidence.org.uk),把经研究证明有效的计划加以推广,并方便实践者和教育家获取资讯。

为何想到把这个计划搬到香港实行?

我想知道香港是否能实行相同的阅读计划,使学习英语的华人小学生受惠。因此我邀请约翰霍普金斯、香港浸会大学和香港城市大学的学者合作,实行为期一年的先导计划,把计划本地化,并评估其在香港的成效。

有何发现?

虽然先导计划的学生样本比较小,但已见到可观的结果。SFA计划本是为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设计,但结果显示,经过「本地化」的计划对于母语非英语的学生同样有效。研究得出的数据证明,只要经过一些修改,这个计划可以转用于不同的文化和语言环境。先导计划也奠下了基础,有助日后进行质化和长期的纵观研究,以使香港能采用经过本地化的同类计划,像美国一样享受节省成本的好处。

你认为该如何在香港推广实证为本的教育改革?

许多人以为实证为本的做法只是学者的事。其实,为了令实证为本的改革能够在香港实现,学者、业内和政策制订者必须同心合力,利用严谨的研究方法检视现有做法的成效,鼓励开发崭新的介入手段,并把经科学方法验证的介入方法,广泛应用于教室之中。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