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地大?还是地图大?

在他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就喜孜孜地尝试画地图,那是地图还是手绘的岁月,一切就从此开始。这个学生名叫冯通,上大学时修读了地图学,后来成为中大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教授,教授遥感科学及其应用。他的学术发展轨迹显示人类为所居住的土地测绘制图的努力。

地图最大的价值在于精确,而绘制地图的第一步是以测量搜集相关数据,然后得出一些底图。这种准备工作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怪不得通常是由政府领导和进行。

但冯通教授指出,地图也是法律文件,具有法律效力,因为地界的划分会影响到拥有权及相应权利。因此,地图所示范围的稳定性至关重要,稍有差异都会引致争执。地图学是一门精确的科学。事实上,由于对精确度的要求极为严谨,所以政府保存的地图不是纸制,而是以塑料薄膜制成,因为纸制地图的尺寸和所示范围会受大气变化影响。

冯教授也指出,我们居住的地球是立体的,而地图(至少传统那一类)是以平面方式表达这个立体空间,所以在投影方面难免会有扭曲。地图学的一个基本信条是:没有一张地图能够面面俱全。我们可以选择强调等积(面积相等),或者等角(角度相等)(保形映射),或者等距(距离相等)。我们选择保存某一特点时,不得不舍弃其他特点。例如,地图可以显示某个地区的正确面积,但该地区的正确形状就必定有所牺牲。有时候更会造成一些意外后果,一个著名例子是所谓麦卡托投影法,它夸大了两极地区,因而招人批评是带有地缘经济偏见。

一张地图可以有多个图层,每一图层依据不同标准定义提供资讯。例如,建筑物的地图可能显示建筑物外形、细节或种类。有了电脑科技,地图可以包含更多不同类型的数据,根据使用者的选择,量身定做视觉表述。除了地形图,还有许多根据实际功能而定义的种类,例如显示已规划土地用途和危险斜坡的地图,对都市规划者、地产商和业主都很有用。

门外汉以为地球表面每一部分都有一张周全的地图,实际却是,有多少不同的使用目的,便存在多少张地图。

地图学使用的天地日益广阔。例如,除了为人熟悉的地形图和地理地图,也可以根据人口统计数据绘制地图,这种地图分不同图层,分别显示各种人口资讯(年龄、性别、教育、收入、宗教等)。举例说,生意人可能想知道他的商店分布与诸如人口、收入和竞争者等参数的关系,这些资料便非常有用。地理资讯的用途十分广泛,地图作为规划和发展的重要性无庸赘言。

现在有了地理讯息系统的技术,许多功能可以并合到一张或多张地图之内。只要坐标相同,所有数据可以互相对话。这种绘制地图思维的转变带来了新的可能性。

冯教授忆述他大学时代修读地图学时,真的要用手绘方式制作地图。例如,若要绘画长江地图,就必须寻找长江沿岸省份和城市等相关资料。今天有了电脑科技和互联网,大大便利学生,但对冯教授来说,按滑鼠太方便,学生反而无法锻练基本功。

回想在中大的工作经验,冯教授印象最深刻的是自十年前起,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开始为政府提供顾问服务,协助政府利用卫星数据纪录和更新香港境内的土地使用、都市发展和环境变化,大大改进了政府部门的处理手法和纪录系统,有利测绘和规划香港的发展。

随着遥感科技发展,地球上一些之前人迹难至的地方,至少理论上已经可以到达,地球表面任何地方都可以测量得到,供绘制地图之用。例如,微波技术可以穿过雷暴和云层,在任何天气之下,精确地探测南美的热带雨林,把世界那一隅的拼图都找齐。

最后,冯教授提到谷歌地图和地理讯息系统,认为这些新工具肯定有利使用者,并为所有人打开地图和制作地图的大门。例如,过路人见到树木遭受虫害,可以拍下照片,再上载到某个网站通知当局治疗那些树木。这是普通人参与丰富地理资讯的所谓「自发测图」。

像许多学科一样,地图学在过去几十年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地图,不论平面还是立体,都代表人类一种永难满足的欲望,就是想要知道外面甚至远方的世界有什么事物。地图学没有因为新科技的发展而变成过时的艺术,反而因此获得展现新生命的契机。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