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吴伟明谈日本流行文化

吴伟明教授
日本研究学系

你是否很喜欢看漫画?

我从小到大都爱看漫画。因为我研究思想史,所以喜欢看与历史有关的漫画,有些有深度的,对人生思想有启发的我也喜欢看;例如《虫师》便不错。旧的如手塜治虫我很喜欢,很有灵性,很有哲理,大友克洋的我也爱看,虽然他以科幻包装,但谈的是人性。

这是你的研究方向吗?

我有两个研究方向,一是中日思想文化交流史,另一面是日本流行文化。

是否有点南辕北辙?

对我来说是互通的。研究流行文化时,以往思想史研究的训练会影响我,我会像做思想史那样探讨流行文化;而我处理思想文化交流史的时候,流行文化的一些理论,如本地化、混种化,又可以借用。

你为什么喜欢做研究?

做研究得到的满足感最大。做研究的时候,好像能脱离现在2014年这个空间,觉得自己生活在德川时代,当我研究那堆东西的时候,和古人好像有种神交,这种感觉是很奇妙。

为何对德川时代的日本特别感兴趣?

我们身为中国人,做这个时代的研究,有条件做得比日本人更好。尤其是我专研德川时代汉学与日本本土思想的交流,我们阅读古文的能力不会比日本人差,又有中国儒家、中国哲学的背景,所以做这种题目我们是有优势的。

我们在311地震看到日本人守法、有秩序一面;但在福岛核灾,又见到东京电力不负责任、隐瞒的阴暗一面。这种矛盾现象应如何解释?

日本人的公民意识很强、很团结,国民质素很高。如果在外国,停水停电马上就动乱,但他们不会。但企业的情况就不同,它们的许多行为,以欧美标准来衡量是不够好的。你看《半泽直树》就知道,企业很多隐瞒,很多勾当,要下级承担责任,甚至有一些制度性的贪污,还有所谓金权政治,与政府的关系千丝万缕。日本人在公民层次是值得敬佩的,但企业层次则还有许多问题。

当初为何想到写博客「知日部屋」?

我在博客提出「反日不如知日」,这是一个态度。虽然博客能发挥的影响力不大,但总算能够提供多一种声音。传媒有许多关于日本的报道是哗众取宠,乱报一通,我在这里写出来,起码多提供一个角度让人家去看事物。

现在为何很少写博客了?

近半年我已经转了去写脸书,一来是喜欢脸书比较多互动,第二是我愈来愈忙,而博客文章比较长,多半五百至一千字。脸书写几句就可以。我不想忙到完全断绝与外界的沟通,所以暂时就用脸书的形式。

你在忙什么?

我有几本书准备出版。一本叫做《德川日本的中国想像》,已交给出版社。另一本《日本流行文化与香港》,已答允出版社年底交稿。第三本《易经在日本、韩国、越南及琉球的传播与改造》,计划明年会完成。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