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亚洲都市女性的两难困境

中野幸江教授

研究指香港、上海和东京三地的女性愈发独立,却同样面对着事业与婚姻难以兼得的困局。

日本研究学系系主任中野幸江教授的最新研究显示,随着结婚年龄推后,女性的行为正发生转变。单身女性为了平衡事业与爱情,面对不可小觑的新压力。

中野教授深入访问了一百位大致平均分布在香港、上海和东京的单身女士,从而得出调查结果。采访对象通过「滚雪球抽样」选出,即由受访者引介其他符合要求的采访对象,由中野教授查询她们对恋人、婚姻和工作的态度与经验。

尽管三地都属于相对保守的社会,但每处都呈现出明显的行为结构转变,意味着家庭的典型定义—一对异性根据法律的结合—对很多人来说已不适用。

中野教授的样本中,三十至三十四岁的香港女性有近百分之四十仍是单身,东京则为百分之三十四。「在以往的年代,几乎所有这类女性都应该已结婚生子了。」她说。

过去,女人一生都围绕着家庭。不但要生儿育女,还要照顾长辈或不能自理的亲戚和家人。不过,女性的角色就相对清楚。

此境不再。「研究女性很有意思,因为女性的身分认同主要源于照顾家庭,」中野教授解释,「如果她们不结婚,不当妈妈,不用照顾家庭,那她们的生活意义何在?」

大部分女性都想结婚(东京只有一位受访者说没有结婚的打算),但并不着急。日本文化曾将女人比喻为圣诞蛋糕,要在12月25日前吃掉。女人应在二十五岁前出嫁,否则「身价」会下跌。

中野教授的访问显示,现时日本女性到三十岁以后才会觉得在婚姻市场上贬值。她们还说日本很多招聘广告明文规定女性申请者须为三十五岁以下,而较年长的受访者认为自己会因为年龄而不获招聘者考虑。

这些态度证实了中野教授探讨的核心主题:现今亚洲女性须同时在婚姻和就业市场竞逐,可两者通常不可兼得。

例如,全职工作的女性指自己不愿放弃现有工作,认为如果有了孩子需要辞职,另觅新工时只有兼职肯聘用。可是养儿育女仍被视为女性天职,迫使她们在就业市场中场休息。

受访者年龄不同,态度也相异。三十岁以下的一般感到结婚的大压力。一位Mari小姐说:「此刻,我觉得如果结不了婚,就一事无成。」三十多岁的女性,则对非传统关系持更开放态度,例如异地恋、不婚关系。四十多岁的女性通常已放弃结婚念头。四十岁的大阪人Sana说:「我们不需要男人,但需要工作。」

中野教授说,工资上升不是态度转变的唯一原因。以日本每四桩婚姻就有一桩以离婚收场为例,婚姻带来的安全感已不如从前。三个城市的平均结婚年龄都是二十九岁。

在上海,结婚的压力仍非常严峻,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女性都很早结婚。观乎现代中国女性的生活结构,这的确会造成严重压力。

「女人须接受良好教育,须找份好工作,须二十五岁左右找个对象,然后二十七岁前嫁人,」中野教授说,「但这是很难做到的,因为同一时期女性还须发展自己的事业,而谈恋爱在大学时期却不提倡。」

东京的就业制度十分僵化,女性要兼顾事业与孩子难若登天。然而日本的出生率仍然不足以维持现有人口。

保守政客尤其催促女性生孩子。「结婚被视为女性的公民责任,」中野说,「媒体有很多对单身女性的批评:你们为何如此自私,不肯结婚?」

中野教授相信社会层面的改变终将发生。但现时仍有很多对单身女性的攻击。在上海和香港她们经常被称为「剩女」,而日本则会称她们为「单身寄生族」或「败犬」。

「这几个社会的结构都对女性不利,」中野教授说,「如果要求女性在婚姻市场和职场同时竞争,往往不能两全其美。」

录像

上一个下一个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