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博文教学奖得主:李咏恩教授

药剂学院李咏恩教授 (Photo by ISO staff)
(Photo by ISO staff)

你是2014年度博文教学奖两位得主之一,此奖是中大最高的教学荣誉之一,对你有何意义?

获奖是对我教学最好的认可,也是莫大鼓励,我感到开心和荣幸。我很喜欢教书这份工作,无论获奖与否都会做到最好。自2000年加入中大起,我每天都在课堂内外从学生身上学习到教学的诀窍。

迄今为止,你认为自己教学生涯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教师的挑战之一是要避免因专注研究而牺牲其他重要职责。我自创了一个RCT模式—研究(research)、临床服务(clinical service)以及教学(teaching),保证三者互相巩固、灌输和支持,令研究可强化学习,并用之于社会;而社区经验也会渗入研究和教学。在过去十四年,这个模式对我很有助益。最近两年我还引入跨专业教与学。医学院重视跨学科协作,以改善公共卫生、提高药品安全为共同目标。我一直致力透过各种教学平台,提升医学院跨专业学习的效率。

你囊括不少奖项—校长模范教学奖、最杰出教师奖,还有几个全年最佳教师奖。你认为是什么令你教学如此出色?

我很热爱这份工作,一心希望学生成为训练有素的药剂师,以其专业为药品安全把关。不过,如果没有中大和学院赋予的学术自由、配套设施,以及一班高水准学生给予我的灵感,我没可能得到今天的成绩。

性格和教学果效有关系吗?你最喜欢教书哪方面?

开朗正面的态度或许塑造了我的教学风格。我觉得只要够努力,无事不可能。从小我就是乐天派,同时吸收了父母的人生价值观—要谦虚、慷慨,做个服务他人的公民。我的对外工作完全出于自愿,只为处理和解决社区的药品问题,从没想过会由此大大丰富了自己在教学与研究的收获,而且不单对病人,连带对学生都产生影响。

请谈谈你在药剂学院首创的临床药剂学实习计划,以及和南加州大学(南加大)发起的临床药剂学学生海外交流。

我加入学院时,主要职责之一是发展临床药剂学,这领域在香港仍处初级阶段。不过,香港有一队敬业的药剂师,为药品安全守门把关。与临床药剂学教研发达的国家相比,香港是稍为落后。到南加大一段时间,可扩濶学生眼界,提高专业水准,我希望这样终能惠及香港。

在学生时代可有遇过难忘的老师,令你心生「这老师真棒,我以后要像他/她一样」的念头?

我在美国上大学和研究院,庆幸遇到好老师,其中两位印象尤深,是南加大的Gladys Mitani博士和Mary Gutierrez博士。她们满怀激情,尽管教书多年,依然活力无穷。我思疑自己到那岁数是否还能保持那股魄力。在她们身上,我看到一己的专业水准确实可改善病人健康。

你曾在加州的急症医院当临床药剂师。这段洛杉矶经验可有影响你对理想课堂的设计愿景?

美国医院的运作与香港截然不同。在美国的急症医院,巡房是药剂师的工作之一。当有急症发生,例如病人心脏骤停时,药剂师须带着急救药车,跟随专科医生到床边,支援心肺复苏术。香港药剂师不需这样做。美国的经验让我看见药剂师可以担当的前线角色。因此,我的职责是训练学生成为病人照护团队中积极主动的一员,准备好迎接未来挑战。我希望香港药剂师日后在临床有更多发挥。

录像

上一个下一个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