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姜里文教授

(Photo by ISO staff)

生命科学学院细胞及分子生物学课程主任

两届裘槎基金会优秀科研者奖得主

你的研究工作十分出色,也曾获得模范教学奖。你会怎样形容自己的教学风格?

对我来说,教学是第一优先的工作。我认为当教师必须认真、尽责、尽力。所以我对我实验室的学生说,我要上课教学时,就不要来找我。我在中文大学十五年,教过超过十个课程,大班小班都有。大班的有超过二百五十个学生,我就会较着重导修课,而不是课堂讨论。至于二十人的小班,我会多发问,要学生发言。

有否遇过给你很深刻印象的学生,觉得他将来会有一番成就?

我随便可以数出十个。比如,现在在美国当科学家的蔡惠恩,她获得裘槎博士生奖学金,负笈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师从诺贝尔得主Randy Schekman教授念博士,之后再获裘槎博士后奖学金,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另一名学生缪岩松在中大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后(他曾获2009年的年青学者论文奖和2009至10年的研究生学术成果奖),获得人类前沿科学计划的长期奖学金,去了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现在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南洋助理教授。

谈谈你的嗜好好吗?

我少年时代认识了一群爱踢足球的朋友,现在我回乡探望他们时,仍会一起踢球。在香港,我每个星期二傍晚都与中大足球队一起踢球。我也打羽毛球。我的新嗜好是每个周末带两个儿子去看电影,早上即时到电影院就买票进去看,看什么都无所谓。我也喜欢拍照和旅行。念大学第一年的暑假,我和几个朋友在桂林玩漂流,原本打算一路漂到梧州,但经过一天半后就受不了,其中一人发烧,所以我们到阳朔就放弃,最后要坐巴士回梧州。

你在广州的华南农业大学读书。你是广西人吗?是否自小就对植物感兴趣?

我来自梧州,那是广西一个风景漂亮的古老小城,那里是讲白话的。我的高考成绩足以申请重点大学,但我当时没有特别喜欢某一科目,刚巧看到华南农业大学的介绍里有一张森林的照片,我被它吸引,所以就申请了。那时我对植物没有什么认识,不过我小时候也颇多接触植物,因为我母亲曾经在农村当赤脚医生,我常跟着她到农村去。

我在广州念大学的四年可说是专修玩乐。早上上完课,下午就和朋友去踢足球;有些学生晚上会温习,我们很少这样。到考试前当然会温习,但一考完又去玩了,很开心自由。到了大学毕业后申请出国留学,我才开始考虑事业。

你在加拿大念硕士和博士,在美国从事博士后研究,可以讲讲你在这两地的经历吗?

我是在1月1日到达温哥华的,还记得踏出机场时正在下雪。曾获诺贝尔奖的生物化学家Michael Smith教授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创立迈克尔‧史密斯实验室,研究人类、动物和植物等的分子基因学,在当时1989年是很大型和非常先进的实验室。我很幸运加入其植物生物技术实验室当硕士研究生。两年后我去了西蒙菲莎大学念博士,更加深入研究植物分子生物学。之后四年我在美国华盛顿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植物细胞的蛋白质运输。

你对自己两度获得裘槎基金会优秀科研者奖有何感受?

我很开心也很感激。我在2000年加入中大,七年之后在2007年取得永久居民身分证,我才合资格申请这个奖。2009年我首次获奖,对于其后几年的研究帮助很大。今年第二次获奖,对我们现在的细胞器生物合成及功能研究也会很有益处,这项研究是得到研究资助局资助的卓越学科领域计划项目。

优秀的植物生物学家要有哪些特质?

我可以举五个曾与我合作或相处较多的植物生物学家为例。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Russell Jones 和Bob Buchanan;我在华盛顿州立大学的博士后指导教授John Rogers;我的长期合作者、海德堡大学的David Robinson;还有著名种子生物学家Derek Bewley。他们全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全都非常和蔼可亲,并且都很热心扶持年轻科学家。

你从事研究的动力来自什么?

我最初到香港时,是以做基础研究为主;近五年左右,我做研究的动力,是在我实验室工作的优秀学生,我希望做些事情帮助他们发展事业。他们做得积极,我也受到鼓舞。当然,好奇心也是我的推动力。

录像

上一个下一个
姜里文教授

姜里文教授谈努力工作,尽情玩乐的人生态度。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