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给朋友列印

与糖尿病人同行十载──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

中大糖尿病研究团队
前排:陈重娥教授(中),马青云教授(左)
早期的研究团队
左起:郭克伦教授、陈重娥教授及杨纲凯教授
陈重娥教授与马青云教授

糖尿病全名为diabetes mellitus,diabetes源自希腊文,意指导管;mellitus是拉丁文,形容蜜糖似的,指病人尿液中的甜味,很多人以为那只不过是身体摄取过多糖份而出现的现象。此病没有急剧的病征可寻,不会像心脏病般引起绞痛,也不像癌症般凶猛扩散,所以往往叫人掉以轻心。然而这个长期病患却可导致各种重创甚至致命的并发症,如失明、足部溃疡、肾衰堨和心脏病,严重威胁全民健康。

从研究室到研究所

糖尿病研究在中大可追溯至1985年,郭克伦教授加入医学院,成立内分泌研究室,初期只有三四位医生和护士。陈重娥教授在1989年加入,她忆述:「我们发现本港病人的特质跟西方有异,许多年纪和体重较轻的都有糖尿、蛋白尿、肾病等问题。当年糖尿病研究在亚洲并不普遍,但我们已进行相关的大型临床药物研究,且早和英、美、日本的知名大学,还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等合作。」

当时中国的糖尿病研究和护理刚刚起步,国内医生不时来参考威尔斯亲王医院的治疗模式,研究室开始举办短期课程,工作范围渐广涉教育、研究、护理。为方便推动跨学院跨院校合作,遂在前副校长杨纲凯教授建议下,在2005年成立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由陈重娥教授出任所长至今。

深造课程 促进专业

研究所现在是本港主力的糖尿病治理专业课程开办机构,马青云教授说:「我们的内分泌及糖尿病治理硕士课程(MEDM)和最受家庭医生欢迎的糖尿病治理及教育专业文凭课程(DDME),以及肥胖症体重管理证书课程等,都得到香港医务委员会认可,连同常见内分泌及代谢疾病专业文凭课程(GDEM),多年下来已惠及六百多位医护人员。」

研究所致力建立国际合作网络,每年协办「糖尿病及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东西方共同关注」研讨会,出席的各国和本港专家超过七百人。第十七届会议将于本年10月举行。

「领先」全球 不容乐观

综观全球,过去数十年,亚洲区糖尿病患者增长得最快。以中国为例,患病率在八十年代少于人口的1%,2012年的大型普查发现已超过10%,差不多一亿一千万成年人。研究所与上海交通大学及中山大学进行联合研究,预计到2030年,中国的糖尿病医疗开支将高达每年三千六百亿人民币。香港的情况也令人担忧,国际糖尿病联合会2014年数字显示本港糖尿病患者接近五十七万,患病率是9.9%,高于全球平均。未诊断的糖尿病患者估计有三十多万。

扭转误解 提高警觉

人们普遍把年长、肥胖、嗜甜和和糖尿病画上等号,事实不然。研究所于1995年至2009年间的一项研究,分析一万多糖尿病个案,发现两成属于早发性糖尿病,平均发病年龄仅三十岁,当中三成患者体重正常,清晰显示年轻及体重正常人士亦有患上糖尿病的风险。陈重娥教授另一项在超过十个亚洲国家进行的网上普查,显示在三万多人中,超过五分之一在四十岁之前发病,意味着很多在生育年龄的女士、工作能力最旺盛的人士,都受此病影响。

马青云教授说:「摄取甜食以外的高热量食物,令体重增加,一样会形成糖尿病风险。增加风险的还有其他不容忽略的因素,如抽烟、高血压、高胆固醇。遗传也占重要角色,直系家属,尤其是母系家族有糖尿病史的,包括妊娠糖尿,患病风险增加四五倍。」

陈教授说:「一百个糖尿病人或高风险人士的情况可能都不一样。发病的方程式包括基因、遗传倾向和其他因素,非常复杂。」关键是提升市民认知和警觉性。研究所的口号「预防──控制──治疗」正是此意,落实到行动,是主动识别高风险人士,及早防治,建立并维持社区糖尿病登记册,给患者赋能,为他们提供支援。

走出学府 深入社区

2007年,研究所成立丘中杰糖尿病检测中心,即秉承这个理念发展。有幸得到丘耀西教育及慈善纪念基金慷慨捐赠,中心能以较相宜的价格提供全面的「糖尿病并发症检测及风险评估服务」,鉴定受检者的风险组别,由内分泌专科医生给与评估报告,糖尿专科护士解释检测结果,以便选择适切的治疗方案。此类检测需求甚高,中心的工作可以支援主流医疗体系和社区医生。

中心推动社区教育不遗余力,2011年推出香港糖尿病普检计划,跟狮子会等机构合作,定期到各区举办医疗讲座,免费为市民进行基本检测、风险评估和问卷调查,藉此侦测高风险人士,以便及早介入跟进。

正视病患 与之共舞

陈重娥教授强调,糖尿病的并发症其实都可以预防,只要病人正视病患,严格自律,定期吃药、覆诊、验血,控制好血糖、胆固醇、血压,就可避免日后洗肾、截肢的痛苦。但正如马教授说,「改变生活模式是最难的部分。要求病人做运动,注意饮食,他们多会说身兼数职,已食无定时,没有时间休息。」

长期病患者面对漫长的治疗过程,容易孤单沮丧,专业团队与同路人的支援不可或缺。检测中心设立会员计划,让病人定期接收糖尿病资讯,并组织康乐活动,增进病友交流。又透过护士和义工协调,组成病友小组,互助互勉。陈教授说:「不少人在治病的过程中有所改变,乐于与人分享心得。我们请社会学家、心理学家、行为学家、医生,开设三四小时的工作坊,教他们聆听和激励别人的技巧。久病成医,他们可以补充医生没空闲做的,完善全人照顾。」

取诸病人 用诸病人

把基础科学和临床研究转译为全人治理方案是研究所的重点使命。马青云教授年前获得教资会第三轮主题研究计划资助六千万元,进行糖尿病心血管及肾脏并发症的跨组学基因研究。

「十多年来,跟进了约一万个2型糖尿病患者,由发病到并发症到身亡,平均随访时间为八年。感谢病人慷慨捐赠DNA,我们搜集了大量数据,收在『香港糖尿病登记』中。我们希望透过分析这些数据,找出能预测中国人糖尿病和相关并发症的基因指标和生化指标,有助及早辨识高风险病人。」这也将是研发新药物的重要基础。长远而言,中心更希望可推出一般评估以外的基因评估。

糖尿病不能根治,不能动手术割除。帮助病人控制病情,活得健康,活得精彩,是香港糖尿病及肥胖症研究所多年努力的目标。研究所的科研、评估、教育、护理,都从病人角度出发,深得国际糖尿病联合会赞赏,现在已成为该会认可的教育中心。

国际糖尿病联合会2014年统计

  • 全球(20至79岁)糖尿病患者数目:3亿8,700万,患病率:8.3%
  • 当中1亿7,900万人(46.3%)不知道自己患病
  • 死亡数目:490万人,每7秒钟一人
  • 医疗费用达6,120亿美元,即全球医疗总费用的11%
  • 预测2035年患者数目:5亿9,200万
  • 2013年1型糖尿病病童数目:逾7万9,000人

录像

上一个下一个

快速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