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通告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趋于严峻,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 (CUSCS) 跟随香港中文大学提升防疫措施,现宣布实施特别课堂安排,全日制课程以及兼读制专业及持续教育课程将以网上形式进行(特别通知除外),直至2022年2月7日(星期一)。课程统筹将联络相关学员有关详情。

 

本院各报名/教学中心于2022年1月25日至2月7日的服务时间及进入教学中心须遵守的卫生措施

 

关闭
Main content start

师生随笔 ─ 我写我想

师生随笔 ─ 我写我想


盐场盛转衰  见证港历史

 

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副讲师   叶德平

 

 

自宋元时代始,就有「早起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马丹阳度脱刘行首.第二折》)之说,而这七件事之中,尤以盐是最不可或缺。盐,看似与香港毫无关系,但原来它也是香港昔日重要的物产。

 

香港属岭南地区,是新安县(原属东莞县,明万历年间新置新安县)辖下。岭南气候既热且湿,人们在炎夏多以冰凉饮料解暑。清初粤学者屈大均的《广东新语》指:「岭南濒海之郡,土薄地卑,阳燠之气常泄,阴湿之气常蒸......当夏时多饮凉洌,至秋冬必发痎疟。」意即到了冬天,人们往往因而感染疟疾。为了应付这种「风土病」,粤人就地取材,利用了当地土产--盐,作为治疗的药物。《广东新语》记载,如有「腹痛不堪,是曰急沙」的症状,粤人除会用「刮沙」治疗,也会「以炒盐沃清水饮之」,即是用炒过的盐巴混和清水饮用。

 

如此重要的物产,其中一个产地就在香港。

 

香港位处岭南南部沿海地区,拥有极长的海岸线,十分适合经营盐田。盐田必须临海建设,而且当为「沙坦背风之港」(《广东新语》),意思是该处必须是沙土土质,并且有海风从港口吹进内陆。而这些条件也正正是香港所具备的。故此,香港昔日曾有着多个大大小小的盐场。

 

北宋,朝廷在「广南东路」设置十四个官办盐场,在东莞县境内就有「静康、大宁、东莞三盐场,海南、黄田、归德三盐栅」(《元丰九域志》)。「海南」在今日香港境内;「黄田」则部分在今日的屯门一带。这些盐场在宋代已十分具有规模,产出远销不同地方:「广州东莞、靖康等十三场,岁鬻二万四千余石,以给本路及西路之昭桂州,江南之安南军」(《宋史.食货志》)。

 

维港东面古庙旁竖纪念碑

 

到了南宋,朝廷更在香港专设屯门、官富盐场;其中,以官富盐场产量最丰。官富盐场位于今日的香港维多利亚港东部,即观塘、九龙城、油尖旺一带。今日维港东面入口--佛堂门天后古庙旁,仍然竖立着一块石碑。这块石碑是由南宋官富盐场盐官严益彰竖立,见证了香港盐业昔日的繁荣。

 

到了明代,官富盐场更跃升为新安县境内的四大盐场之一。据嘉庆《新安县志》记载,当时新安县辖下有四大盐场,分别是东莞、归德、黄田和官富,而官富盐场的出产除本地自用外,更远销至广西一带。然而,花无百日红,随着「康熙迁界」事件,香港的盐业由盛转衰。

 

「康熙迁界」是针对沿海居民的措施。政令一出,香港沿海盐场全部关闭,而本来仰赖香港盐产的地区也改为从其他盐场输入食盐。自此,香港盐业一蹶不振。复界以来,只有零星的盐场还在经营,而它们的出产也只是供本地腌制咸鱼之用,没有再见到大规模的出口。

 

 

高级文凭课程网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于2016年12月12日《文滙报》【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