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通告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趋于严峻,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 (CUSCS) 跟随香港中文大学提升防疫措施,现宣布实施特别课堂安排,全日制课程以及兼读制专业及持续教育课程将以网上形式进行(特别通知除外),直至2022年2月7日(星期一)。课程统筹将联络相关学员有关详情。

 

本院各报名/教学中心于2022年1月25日至2月7日的服务时间及进入教学中心须遵守的卫生措施

 

关闭
Main content start

师生随笔 ─ 我写我想

师生随笔 ─ 我写我想


中山先生忆香江:卫生风俗无一不好

 

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讲师   邱逸

 

 

今年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年,各界纪念文章及活动极多。这位开创时代的大人物和香港的关系千丝万缕,原来其革命思想或多或少是在他生活在香港时孕育出来的。

 

17岁那年,中山先生从檀香山回中国探亲,途经香港。那是他第一次接触香港,是为1883年。同年秋天,他再次来港,入读拔萃书室,1884年转到中央书院。对于香港,他有这样的感觉:「回忆三十年前,在香港读书,功课完后,每出外游行,见本港卫生与风俗,无一不好,比诸我敝邑香山(即今天的中山),大不相同。」

 

还有一件事使他对港人刮目相看,那时正值中法战争,香港华工为抗议法国侵略,爆发杯葛运动,拒绝修理法国军舰和为法船卸货,香港政府镇压,导致各行业罢工罢市。中山先生把这爱国行动对照清朝的屈辱求和,进一步反思香山和香港的不同,萌发了革命思想。

 

1892年,他毕业于香港华人西医书院,即香港大学的前身,是该学院第一届毕业生,当年只有两名学生能顺利毕业。港大医学图书馆珍藏的照片中,展示了他当年的成绩表,显示他1890年攻读西医学院三年级,成绩名列前茅。全班5名学生中,他在「实用初级外科」及「公众卫生科」中得分最高,分别得90分及86分。

 

睹清港对比 萌发起义思潮

 

中山先生入读西医书院时,常与同乡杨鹤龄、同学陈少白、友人尤列等自称「四大寇」,针砭时弊,商讨反清大计。他忽发奇想,把在港的所见所闻告知香山知县,并提出香山仿效香港,整顿地方。知县回覆他:「极愿帮忙。」不过,第二次返乡,中山先生却发现那个答应他的知县已离任多时,继任者用50,000圆买官,「此等腐败情形,激起我革命之思想。又见香港之腐败事尚少,而中国内地之腐败,竟习以为常,牢不可破。始初以为我敝邑香山一县如是,及后再到省城,其腐败更加一等。」

 

1895年,广州首次武装起义失败,中山先生逃亡至日本。他与日本友人宫崎寅藏初晤时,笔谈了此次起义细节。此次起义策划于香港,采取数路进攻的策略,中山先生坐镇广州指挥。由于组织不周,走漏风声,兴中会领导的首次反清武装起义未及发难即告流产。其后中山先生多次以香港为基地策划起义,终于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取得成功。

 

 

高级文凭课程网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于2016年11月28日《文滙报》【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