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通告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趋于严峻,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 (CUSCS) 跟随香港中文大学提升防疫措施,现宣布实施特别课堂安排,全日制课程以及兼读制专业及持续教育课程将以网上形式进行(特别通知除外),直至2022年2月7日(星期一)。课程统筹将联络相关学员有关详情。

 

本院各报名/教学中心于2022年1月25日至2月7日的服务时间及进入教学中心须遵守的卫生措施

 

关闭
Main content start

师生随笔 ─ 我写我想

师生随笔 ─ 我写我想


麒麟舞出三世纪兄弟情

 

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副讲师   叶德平

 

 

龙、凤、麟、龟,合称「四灵」,当中龟是切实的存在,龙与凤则是古人虚拟出来的瑞兽,唯独麒麟,最是神秘。从现存的麒麟图像来看,不似是人间动物,但孔子撰写《春秋》时,又记载了鲁国哀公十四年「西狩获麟」的事,如此看来,麒麟又看似是真有其兽。

 

传说中的麒麟十分驯良,不伤人畜,堪称「仁兽」,故中国传统习俗,也有以麒麟为主题的:客家人逢年过节,总爱舞动麒麟,期望能带来福气。康熙年间,「麒麟」随着客家人南迁香港,来到西贡坑口,也因此见证了成氏与张氏历时三百多年的兄弟情。

 

与大部分客家人一样,成槟元在康熙年间迁徙到香港,但经商期间不幸遇上强盗,命丧途中,留下遗孀邹氏及幼子。其时大水坑村张首兴为成氏好友,为人重义气,答允照顾孤小。邹氏后来有感张首兴存活之恩,带同幼子成国珍嫁入张家。

 

让继子复原姓 免成家断香火

 

邹氏嫁入张家后,又为张首兴诞下儿子,名为子龙。张首兴为免好友成槟元断绝香火,在国珍长大成人后,让他恢复原来姓氏,并义助他到西贡成家立室。自此,成国珍就在西贡开枝散叶,成为了今日西贡孟公屋村成氏的开基祖先。

 

成国珍感谢继父高义,为表敬意,每年农历年初二必偕妻儿家小,带同笨重的麒麟舞配备,一同前往沙田大水坑村拜年、祭祖。以前的西贡对外交通不便,每次都要沿西沙古径,穿越茅坪、梅子林,翻山越岭抵达大水坑村。由于路程遥远,即使早上出发,到达大水坑已是下午,接着马上进行互拜及祭祀仪式。当所有活动都完成后,已几近黄昏,所以成氏族人通常会在大水坑村借宿一晚。

 

两族隔年互访 成张碑记记载

 

如此舟车劳顿,往往要耗上大半天,一点都不好受,但成氏后人从不言苦。自康熙年间到现代,这个习俗坚持了三百多年,从无断绝。上世纪90年代,大水坑村张氏后人建议改为两族隔年互访,即今年由成氏舞麒麟到访,翌年则由张氏舞麒麟回拜。这个故事今日记录在《成张两族一家亲碑记》,存放在孟公屋村成氏宗祠和大水坑村张氏宗祠内,让后人世代铭记这个超逾3个世纪的故事。

 

2014年12月5日,香港4个项目成功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当中又以「西贡坑口客家舞麒麟」在本地传承最久。

 

 

高级文凭课程网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于2016年10月31日《文滙报》【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