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通告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趋于严峻,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 (CUSCS) 跟随香港中文大学提升防疫措施,现宣布实施特别课堂安排,全日制课程以及兼读制专业及持续教育课程将以网上形式进行(特别通知除外),直至2022年2月7日(星期一)。课程统筹将联络相关学员有关详情。

 

本院各报名/教学中心于2022年1月25日至2月7日的服务时间及进入教学中心须遵守的卫生措施

 

关闭
Main content start

师生随笔 ─ 我写我想

师生随笔 ─ 我写我想


周王二公助港「重生」

 

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副讲师    叶德平

 

 

元朗锦田水头村内屹立着一座两进式古代建筑物,正殿供奉着周王二公神像,殿外门楣挂上「周王二公书院」金漆匾额。周王二公,全名是周有德与王来任二人,清朝康熙时,前者时任两广总督,后者则是广东巡抚。在浩瀚的历史洪流里,他们或许不及鳌拜、郑成功等同期人物闻名,却切切实实地影响了香港。

 

顺治十八年,顺治驾崩,康熙冲龄即位。原属南明政权将领郑成功部下的黄梧向新帝上书《平海五策》,试图通过坚壁清野的战略(即焦土政策,当敌人进入或撤出某处时破坏任何可能对敌人有用的东西),彻底消灭郑成功。其中对香港影响最大的一项就是第一条的迁界令。黄梧要把包括广东在内的沿海四省所有居民往内陆迁徙30里(一说20里),并设边界严防。

 

香港当年仍隶属广东省新安县管辖,据《新安县志》记述,民众给这突如其来的迁界令弄得手足无措。等到朝廷官兵来到,他们只好放弃财货、房产,「携妻挈子以行,野栖露处。有死丧者,有遁入东莞、归善,及流远方,不计道里者。」

 

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朝廷再下一道迁界令,香港正式给淘空了。原本还指望三两年后能回归故土的民众最后也绝了希望。这些离乡背井的居民,为了养活自己:有的替人打工,有的卖身为奴,有的沿途乞食。可怜的是,一些耻于行乞的人,甚至会举家服毒而死。

 

对此,清初著名诗人屈大钓也曾力斥「生灵之祸莫惨于此」(《广东新语》)。

 

如此这般折腾了8年。康熙七年正月,时任广东巡抚的王来任上书康熙《展界复乡疏》。不久,两广总督周有德也上了一道奏疏,「请先展界而后设防」。在郑成功的边患问题日渐消减下,康熙八年,朝廷终于批准王、周二人的奏议:「展界,许民归业,不愿者听」,而民众得知即「民踊跃而归,如获再生」(《新安县志》)。

 

民众陆续迁回故土,到了康熙廿二年,施琅在澎湖大败郑军将领刘国轩所率领之海军,随后郑氏纳土归降。康熙皇帝听从福建总督姚启圣的建议,正式颁布了「复界令」,并复置新安县。廿二年来的「生灵之祸」终于正式完结。

 

复界后,广东省沿海县民有感周有德与王来任之恩,特建祠纪念。根据记载,新安县内共有3间周王二公的报德祠,分别位于西乡、沙头墟(也就是今日深圳的西乡与福田)及石湖墟。可惜的是,位于上水石湖墟的报福祠于1955年失火焚毁,现时只能通过街道名称凭吊周王二人的事迹了。

 

乡民建「书院」感谢二公

 

除了上述3间史载的报德祠外,文中开首所提及的元朗「周王二公书院」也是于康熙廿三年,锦田乡民为感谢周王二公之恩,特于乡内兴建,「既为恩公崇祀之所,复为多士文化之堂」(《五次重建周王二公书院记》)。

 

至今,仍然维持着十年一届设坛建醮的做法,除纪念周王二公外,更为超渡因迁界而死的亡魂。

 

 

高级文凭课程网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于2017年2月27日《文滙报》【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