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一:校训详释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

1951年,崇基创校伊始,即以「止于至善」为校训,寓意不断追求圆满。

 

college motto 1

  (汉字的传统读写方向从右至左)  

 

校训远承汉初古训,察其本义,原是紧扣德性而说。四字言简意深,蕴含人生与文化进步之至理,循循引向三重视界

 

「止于至善」出自儒家之主要典籍《大学》。《大学》乃「初学入德之门」(北宋儒者程颢语),开首即揭示德性之源及其展开与圆满之义: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新)民,在止于至善。 「明明德」,意思是使自己的德性自觉明朗;「新民」,意思是教化他人,使他人能「自新其德」;「至善」则兼指两者的圆满完成。

 

college motto 2

 

德性之源──「一点灵明」之始点视界

 

学问之路由个人之修养开始,个人之修养由德性开始。德性自觉乃人内在之「一点灵明」,「一点灵明」有待努力使之持续显现和扩充使之成德。个人这内在之一「点」常明,得以成就一己的人生意义;人间众多之亮「点」常明,得以成就文化。成德可说是文化的基始点,成德是一切学问的「崇高基础」。   

 

德性之展开──「成己成物」之宏阔视界

 

德性自觉之始显甚微,只是「几希」的一「点」(「几希」语出《孟子》;而个人相对世界来说,亦可视为一「点」。个人成德只属一「点」,「点」之外,犹能有更广大的开拓。与此相应,《中庸》也有「成己成物」之语「物」取广义,包括「人」在内,亦即「一切」。「成己成物」是后世儒者的常用词。  

 

「明明德」和「新民」即所谓「成己成物」。「明明德」是「成己成就自身;「新民」是「成物(成就世界或成就一切)。成就自身之德,从文化的角度看,「非自成己而已也」(不是仅仅成就自己的德性而已,语出《中庸》),更可由此及彼,通过德性实践而成就他人的德性。「成己」可说是德性自觉的内在开拓,「成物」则是向外开拓。「成己」与「成物」合而言之,是内外两面价值的完成,其展开是遍及的,其视界是宏阔的。

 

校联之末句说:「有怀胞与,陶铸人群」,内容展现了对万民万物的关怀,展现了教化成就世界的精神,所说的即是「成物」。校联此句可与校训互参。(校联详见https://www.ccc.cuhk.edu.hk/zh-tw/publications-souvenirs/college-ethos/185-publications-souvenirs-tc/college-ethos-tc/383-college-couplet-tc

 

德性之圆满──「至善」之高广视界

 

「成己成物」是德性由内至外的展开,由点及面,由己而及于一切人,以至一切物。「展开」只是成其「广」,而仍有待「圆满」──「升进」以成其「高」

德性自觉的状态,就其应接物质世界时「能否不为物欲遮蔽」而说,有「明」有「昧」(昏暗);就其应接物质世界时「能否不为物欲淹没」而说,有「升」有「沉」(超越于物为「升」,困陷于物为「沉」);至于努力转「昧」为「明」,转「沉」为「升」,所达致的境界则有「高」有「低」,而最高境界叫做「圆满」。「圆满」义同「至善」。

 

「至善」是最高境界,立为永恒理想,其意义不在?对完成或达到,而在作为「目的」以接近,兼且作为动力之源。一方面是理想为「圆满」,另一方面是现实为「未圆满」,由「未圆满」而追求「圆满」,迈向「圆满」,是一永恒地努力不息的动态过程。无休止的进步,成德之高,成德之坚永,尽在这「圆」与「未圆」之间

 

「圆」与「未圆」互相呼应,校湖取名「未圆」,正可提点人思悟「圆」之奥义。「未圆」之义可与校训互释互明,「未圆湖」实乃映发「止于至善」的一面明镜。 (未圆湖详见https://www.ccc.cuhk.edu.hk/zh-tw/publications-souvenirs/college-ethos/185-publications-souvenirs-tc/college-ethos-tc/380-college-lake-tc  

 

college motto 3

 

德性不是仅仅展开而内外皆有所成便完事,更要迈向「圆满」,向上「升进」,升进而达于高境。「至善」兼括「成己成物」,是德性之既展开而又升进,在「广」之上成其「高」,其视界是高广的。

 

「力求圆满」之自强不息精神

 

「升进」只是成其「高」,「高」之外,德性仍有待进一步「圆满」──「持续」以成其「久」

 

德性自觉任何时候皆可明可昧,可升可沉,已成之德没有一存而自然永存之保证。修德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时之升进只能有一时之「不坠」,不断升进方能维持恒久不坠。「进德」从来没有一劳永逸可说,「念念不息」或「念念不怠」(怠,懒慢、松懈)是进德的必要条件。「高」是「成」的境界,「久」是「高」的持续。「高」而不能「久」,功亏一篑;「高」而能「久」,始全其功,这是「不息努力」之所以为意义重大。「至善」生出「无休止的进步」,既展现了「高」,同时亦展现了「永恒」,其视界又已远及于无穷

 

《易经》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又说:「夫干(乾坤的干),天下之至健也」。「至善」作为永恒理想,令人不息地力求进步,正与《易经》所说的这种「自强不息」之「干健精神」相合。「自强」以「干健」为师,君子共长天不息。

迎「至善」之理想,得「至健」之精神。

 

college motto 4

 

「自知未圆」之开放精神

 

追求「圆满」而能永无止息,其高妙处在于永远不自以为已经达致「?对圆满」,永远视已得之「相对圆满」为「仍未圆满」。唯其不自满,方能持虚怀以开放,方能不划界以自封。开放而不封闭,正是容许永远开拓、永远改进的先在条件,亦正是「圆满」之真正精神所在。

至健如天,虚怀若谷。「止于至善」,既有「不断追求圆满」的自强不息精神,同时又有「不自以为圆满」的开放精神

 

通往「至善」之路

 

三重视界,亦是三重境界,一重引向一重,一重涵摄一重。简要而言:自身成德,内在先为点之煌煌始发(成己);推而广之,向外拓为面之绵绵开展(成己而又成物);总摄二者,向上永为整体之层层升进(止于至善)。   

人之德性自觉若「止于成己」,自成之后收敛而不展开,则属「出世」:若「止于成物」,展开而无升进或升进不足,则是只成怠然昏弱之心;「止于至善」,展开而又不断升进,始成沛然明健之心,而众心明健,乃可助成「明世」,亦即文化生机所系,同时亦是人生福祉之所系,这就是「以至善为永恒理想」的深刻意义。

 

college motto 5

 

入崇基门,作「深宏省」;悠悠「至善」,虚怀以领:修「无昧心」,学「无止境」;提文化光,立嵩华顶。         嵩华顶,中岳嵩山、西岳华山之颠。

 

全幅之圆满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至善之路,始于个人之成德。个人推而广之,可及于万民,以至于万物;德性价值推而广之,可及于一切价值。人生价值从大处说,善(德性价值)之外、还有真(智性价值或知识价值)与美(情意价值)「德」「智」「情」的关系为互补而非互斥(或互相对立),健全发展之道在融和贯通,各求圆满而又彼此和谐相得。譬如知识与情意,本身并不具有善恶方向,而德性自觉恰为「向善」之「一点灵明」;「德」为「智」「情」导航,「智」「情」朗然俱入正轨,为福而不为祸,这可是一条「尽真、尽美而又尽善」之路。可以说,「德」「智」「情」各应圆满,而彼此间的关系也应圆满,这是「大圆满」融和贯通而相携共进的「总圆满」。

 

真、善、美三大价值共成而不相悖,是为人生价值整体和谐之圆满,亦即生命价值达致全幅之圆满。全幅之圆满,在文化发展上尤为重要,这又不待多言了。

个人之成德,可通往德性价值之圆满;德性价值之圆满,可通往人生价值与文化价值之全幅圆满。

 

「止于至善」,向来有广义和狭义两种解释:广义地说,泛指在每一事上不断力求圆满,尽量做到最好;狭义地说,则专指在德性上不断力求圆满,自己求进步,也帮助他人进步。「事事求圆满」跟「在德性上求圆满」,其精神是一贯的,都同属「止于至善」。「止于至善」,可以有生活小事上的领略,更可以有文化上的深思

 

先贤深意所寄

 

「止于至善」,寄意遥深;洞观四字,如听琴音:巍巍乎志在「成己」,洋洋乎志在「成物」,悠悠乎志在「圆满」。

 

college motto 6

 

崇基校训广怀天下,高瞻至道,远瞩永恒。以「止于至善」之理想诱导学子,启之以修德,拓之以宏襟,晓之以圆满,励之以精进,这是创校先贤深意之所寄,亦是崇基教化精神之所在。

         心铭至善,

         义蕴未圆。

         进长不息,

         会以相传。

 

崇基人应透过心领神会而将「止于至善」的精神一代代相传下去。

 

下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