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二:景教碑与崇基校徽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

唐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与崇基学院校徽

 

崇基校徽与景教碑,两者存在密切关系,一并说明。
 

时代背景

 

中国古称东罗马帝国为「大秦」,称最初传入中国的基督教(聂斯托留派)为「景教」。景教原是东罗马正教的一个支派。早在公元五世纪,君士但丁堡大主教聂斯托留(Nestorius)因持异见而被东罗马放逐至死,他的追随者后来转而立足波斯,向东发展。及至公元七世纪唐代初期,聂派基督教传入中国,取名景教。「景」字兼含「大」与「光明」两义。

 

贞观九年(公元635年),景教主教阿罗本来至长安,受到唐太宗的礼遇,准其传教,并为其建寺;至德宗建中二年(公元781年)景教碑刻立之时,景教已在中国活动了近150年。

 

碑文内容

 

此碑由曾任朔方节度副使的景教僧伊斯(Yazedbozid)出资,其子景净撰文。内容记载景教教义、礼仪,以及唐太宗贞观九年至唐德宗建中二年景教在中国的流传情况。碑身正面碑文一千八百余字,除汉字外,首末两行刻有古利亚文;碑脚及左右碑侧另有古利亚文杂以汉文,合共刻七十多位景教僧名字及职称。

 

此碑是中国基督教史上的重要文献。

 

碑文书法

 

碑文及额题均为楷书,书写者为吕秀岩。书法秀丽而劲健,用笔灵动而不失庄严肃穆,结构疏密得当,艺术水平很高,为研习书法的上好范本之一。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之《中国珍稀碑帖丛书》、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之《西安碑林名碑精粹》收入此碑。

 

碑石经历

 

碑石由上中下三部分组成:中为碑身,上有盘龙浮雕之碑额,下有龟座。整座碑高约365厘米(约12),宽约100厘米(约3.3)。

 

此碑刻立六十余年后,至唐武宗年间,景教已在中国传教逾二百年。会昌五年(公元845年),武宗灭佛,殃及景教,景教碑被教徒埋入地下,而景教亦自此沉寂。

 

景教碑沉睡地下近八百年,至明末熹宗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方在西安西郊(一说周至县)偶然出土,出土后就近移入金胜寺(唐代称崇圣寺)。当时耶稣会士极重视此一发现,并将碑文译成了多种外国文字。碑置寺中近三百年,遇清末回乱,正殿及碑亭毁于战火,而碑石幸存,其后暴露旷野多年。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丹麦记者何乐模(Frits V. Holm)密谋盗碑,贿寺中老僧雇石匠,以同样石料同样尺寸重新刻制一碑,图以复制碑偷龙转凤,换出原碑暗中运往伦敦。安排搬运之际,消息走漏,政府及时制止,保住原碑;交涉后只允许其运走两吨重之复制碑复制碑其后辗转运往纽约,最后为教徒购赠梵蒂冈。陕西巡抚曹鸿勋随即将原碑移置西安城内碑林护藏,以絶其觊觎。

 

景教碑几度遭逢劫难,幸保无损,弥足珍视。现藏西安市碑林博物馆,属国宝级文物。国际考古学界以此碑与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所藏埃及「罗赛塔碑」、法国巴黎罗浮宫博物馆所藏西亚「摩押碑」、墨西哥国家博物馆所藏南美「授时碑」,合称「世界四大名碑」;而此碑因学术价值和考古价值在四碑中为最高,故又有「天下第一碑」之誉。


据统计,目前全世界共有八座景教碑之复制碑,分别藏于美、英、法、梵蒂冈、日、韩及中国之博物馆与寺院。

 

碑额图案

 

此碑额题顶端刻有图案。崇基学院校徽图案即取材自景教碑之图案。

 

1954年,崇基创办人之一何明华会督(Bishop R.O.Hall)在一次演讲中特别提及这图案,并表示「希望这从莲花浮现的十字架和从云中吐露的火,会成为崇基学院的校徽」。学院在向同学征求校徽设计时指明须以此图案为设计基础,其后校徽设计由校董会选定,并沿用至今注:1954年至1960年校徽外框形状为长方形,1961年开始为盾形

 

崇基为基督教高等学府,继承国内十三间基督教大学之办学精神,立根中华;创校人在校徽图案上作出高明选择,藉景教碑之象征,数典追源,铭记基督教来华传教事业之始,有高远深刻的寓意。 

 

 

appendix2 1

 

崇基校徽

 

崇基校徽的图案是云朵与莲花承托着带火焰的十架。云朵象征天道,莲花象征纯洁与完美,十架象征基督牺牲以臻圆满之生命境界,火焰象征光明。校训「止于至善」取自《大学》,寓含自强不息的精神,亦兼具基督教所启示的生命圆满之意义。文字和图案互相呼应,表达出基督精神和中国文化圆融无间。

 

目前在崇基行政楼地下及牟路思怡图书馆大堂挂壁者为景教碑之拓本,两套拓本俱属崇基之院藏。院藏另有景教碑之雕塑模型两座,大小约为原碑六分之一。一置行政楼地下,为琉璃水晶工艺制作;一置神学楼圣堂入口处,为水晶工艺制作。  

 

appendix2 2

 

下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