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老化真的与你无关?

老人科专家胡令芳教授揭示「老年」的真正定义,以及她的团队怎样努力令香港变得更适合长者生活。

胡令芳教授<br />内科及药物治疗学系系主任<br />香港中文大学赛马会老年学研究所所长<br /> <em>(Photo by ISO staff)</em>

何谓「老年」?

如果把人生比喻成一座山,出生以后是在爬山,到了三十岁左右就到了山顶,之后都是走下坡,脑功能和体力都在退化。

社会对老人有什么误解?

许多人以为,老人就是在老人院、老人中心或病房那些行动不便或者脑退化的人,老人是他们,不是我。这是我们要改变的观念。老年学很广泛,是研究上述的整个下坡过程。

如何应付老化?

那就要把你的山顶弄得高一点。比如健美运动员练出一身大块肌肉,那就算流失了一些,还有很多本钱。脑袋也一样,脑细胞之间很多联系,多做认知训练,增加这些联系,就算流失一些也还可以应付。所以生活方式很重要,多做运动,多吃健康的食物,多训练脑筋。年纪大了也还可以做很多事,所谓老而不衰。我们说的衰老,不是讲你多少岁,而是你究竟做到些甚么,能否控制你的环境、你的生活。

你为何会专攻老年学?

我在英国毕业之后,在伦敦的大医院尝试过一两个专科,例如心脏科和肺科,觉得闷得不得了。比如心脏科,来来去去不是心瓣问题就是心血管栓塞。我较喜欢全面从整个人的角度来做医疗。

1985年回到香港,那时候中大医学院新成立,创院院长蔡永业教授认为应集中力量在一些新领域,老人病学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就朝这个方向发展。我记得那时候有位资深同事跟我说:「你研究这个范畴就惨了,没有甚么研究机会的。」但其实不然,我就觉得很有成果。

胡令芳教授 <em>(Photo by ISO staff)</em>

为甚么大学要成立老年学研究所

我们的目标是把香港建立成方便和善待长者的城市。这也是10月初本所开幕研讨会的主题。研究所不是纯粹从医学角度看老人问题,而是集合校内心理学、工程学、建筑学等领域的专家,利用学术研究成果,提出解决问题的跨学科答案,在社会做一些有长远影响的项目。

举个例子,我们开始和未来城市研究所商讨,如何从社区规划的角度探讨人口老化问题。国外就有研究显示,绿化空间对老人健康有重要影响,或许和饮食、抽烟那些因素一样重要。

不久前研究所发表「全球长者生活关注指数」,香港长者生活质素在全球排名二十四,是否表示香港在照顾老人方面算做得不错?

这个指数分为收入保障、健康状况、能力和有利环境四个领域,香港人长寿,所以健康状况的领域拉高了很多,但有些领域却排得很低,比如收入保障、社会参与和就业,以及心理健康。这是因为香港没有退休金制度,大部分人退休后就没收入。

这有解决方法吗?

兼职工作。我们正在构思利用创新技术来推行长者兼职工作计划,就像Uber那样,你加入这个平台,如果水喉漏水,沟渠塞了,那些有这种技术的退休人士,就可以接这些工作来做,令他们有点收入,又觉得自己对社会还有贡献。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65期(2015年10月)

标签
胡令芳 主任 内科及药物治疗学系 所长 赛马会公共徖生及基层医疗学院 老年学研究所 医学院 人口老化 老人病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