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挑战学生的大学通识课程

参与中大通识教育十多年的梁美仪教授讲述怎样为新生准备扎实的学习基础,训练他们理性审视及回应社会现象。

梁美仪教授<br />大学通识教育主任<br /> <em>(Photo by ISO staff)</em>

中文大学最近成为首间获美国通识教学协会颁赠优化通识教学奖的海外学府,甚么因素激发角逐此奖项?

通识教育本身不是一个专科,不同大学各师各法,水准如何很难界定。教资会近年强调国际参照标准,大学通识教育部一向留意世界各地有关的模式和评鉴标准。大学在2012年全面推出通识教育基础课程,学生反应良好,但我们不敢自满,去年特邀请了国际知名的通识教育研究专家Jerry Gaff来校做一个全面检讨。他对基础课程印象很深,鼓励我们角逐此奖,所以我们便决定一试。

可以说说奖项的评审标准吗?

评审涵盖由酝酿到施行、成果以至由此衍生的持续改善的一个完整周期。我们需解释怎样界定优化的需要,计划是否跟大学的使命和学生需要配合,有没有研究或实证作为基础,过程是否有不同持份者参与;实践计划是否审慎擘画;可有改善学生学习的证据,而且能否据此帮助持续改进。

从甚么时候起参与中大的通识教育?

我的本科是历史,在法国念硕士和博士学位,1999年加入大学通识教育部出任副主任,协助其时的主任张灿辉教授,推出通识教育丛书,筹划推广通识文化的校园活动,也于现代语言及文化系兼任助理教授。2003年通识教育需要全面建立素质保证机制,我转为全职服务通识教育部。

个人学习通识的经验又如何?

当年在崇基学院,沈宣仁教授的大一通识课「大学理念」带出清晰讯息:大学教育与中学教育截然不同,不再是追求模范答案,而是要自己寻学问。这给我很大发。此外,毕业前的Senior Seminar要求不同学系的同学组成队伍,因应各人专长,发掘论文题目和资料。我组成员来自哲学系和数学系,我们从天文、思想和历史等角度探讨《通胜》,还访问了堪舆学和历法专家蔡伯励先生,是很新鲜的跨学科研习经验。

梁美仪教授 <em>(Photo by ISO staff)</em>

早前你代表大学往密尔瓦基领奖,介绍中大的通识教育时,反应如何?

评审单位对于我们循序渐进落实基础课程,掌握学习成果的实证资料,逐步优化的过程非常欣赏。他们也讶异于一所综合研究型大学竟能发展出这样学分虽少却既广且深、影响全校学生的基础课程。一位评审员甚至说要重新检视改革通识教育的方法──与其每次全盘修整,是否应该效法中大,集中做好一个小范畴,从大一开始为学生打造共同的学习经验。

基础课程带给学生甚么挑战?他们接受吗?

在这个知识无限复制的网络时代,我们要求学生摒弃二手三手资料,阅读原典。在大班外还有小组讨论,他们须面对面口头与人沟通,并整理思想,化为有条理的文字。

深感欣慰的是2012年全面推行后,在一年级课的学生评估里,基础课程可说稳占榜首。学能提升研究中心进行的相关查考,也得出正面评价。「太多阅读」、「程度太深」等评语当然不断出现,但他们也「乐于被迫」,庆幸因课程强制而认真学习了本应拥有却出于惰性不肯追求的知识,思考严肃课题。学生本对学习非本科知识略有微言,但根据课前课后的比较,文科生对科学、理科生对人文课题的兴趣均大有提高。

如何舒缓紧张繁忙的生活?

耕种,我家天台种了生菜青瓜等。我还喜欢看小说,最近舍沉重的作品,重看奥丝汀,轻松一点。一般认为她写的是爱情小说,但我觉得她其实是在寻常生活里探讨人性的不同面向,讲无分贵贱,以诚待人和尊重别人的重要。这也给常处于繁忙状态的我一点示,别忘了照顾他人的感受。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66期(2015年11月)

标签
梁美仪 主任 大学通识教育部 通识教育基础课程 优化通识教学奖 奖项 通识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