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如果动物能说话

文化管理课程二年级生刘淑仪亲述深入广西玉林狗肉节的经历,以及回港后怎样继续维护动物权益。

刘淑仪:「我希望让大家思考人类对待所有动物的态度。」 <em>(Photo by ISO staff)</em>

刘淑仪
文化管理课程二年级生
《香港动物报》特约记者

请谈谈你在维护动物权益的义务工作

今年6月我前往广西玉林狗肉节采访后,网上媒体《香港动物报》主动联络我,我就开始为他们写稿,报道在狗肉节的所见所闻,之后写了一篇关于化妆品用动物做测试的文章〈血腥的「美丽」〉,得到很大回响,近期又访问了区议会候选人对处理流浪动物的看法。我也有一个叫「如果动物能说话」的社交网页,转载本地和外国有关动物权益的新闻。

亲身采访广西狗肉节,和预期有何不同?

亲身到达现场,比单看照片全面得多。原来当地人会刻意隐瞒屠狗的行为,大部分狗贩会躲在幽暗的巷子里屠狗,一些平日贩卖狗肉的店铺,为了避开外国媒体的追访,在狗肉节期间干脆关门不做生意。我拍了一张照片,摊子的招牌写出售牛肉、猪肉、羊肉等,但最后一个「肉」字前面有个空格,空格里还隐约透出被人涂去的「狗」字。

你只带了一位朋友出发,两人都是女孩,可曾感到恐惧?

采访时遇上十几个保护动物的义工,有他们带路,感觉相对安全。后来我和我朋友离开了大队,跟两名义工去他们在山上收养狗只的地方,突然有好几个大汉前来争执,在僻静的山区被包围,没有支援,天又快黑,那一刻我才真正感到害怕,幸好最后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

面对难受的场面,如何说服自己继续采访?

其实屠杀和贩卖动物的场面每天都存在。我在香港街市肉档看到的,跟在玉林狗肉节看到的差不多,为甚么人们可以接受街市的动物被屠宰,但看见有人屠狗、吃狗肉就觉得残忍?我不希望自己的报道是在渲染个人对某种动物的特殊情感,而是想将事实呈现出来,让大家思考人类对待所有动物的态度。

透过网路媒体推广动物权益有何利弊?

我当初只打算拍摄一些关于狗肉节的记录短片,刚巧碰到一班香港记者,他们把我的经历和联络方式上载到网络新闻,回来后马上收到两百多个短讯,让我一下子认识很多在维护动物权益方面志同道合,又有丰富经验的人。当然也会收到一些批评:理性的评论可让我重新思考自己的立场,也听听别人怎么想;至于一些没有理据的批评,我会选择一笑置之。但大部分网上的回应都颇正面,有些读者看完我在《动物报》的文章后,说以后只会挑选没有用动物做测试的化妆品。

在校园感受到支持吗?

我从广西回来后,曾有一段时间很迷惘,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走,幸好有教职员和同学主动给我意见和鼓励,甚至提供协助,有很多更是之前和我不太相熟的。我是素食者,中大差不多每个饭堂都有素食选择,但如有较为清淡的菜式,甚至开设一间全素食餐厅就更理想了。

社会该如何保障动物的权益?人类又可以做些甚么?

我认为社会越文明,人类理应更懂得尊重生命。现在的蔬果供应充足,吃素也能果腹,不一定要为了口味上的满足而屠宰动物。科技的进步创造了很多新颖又环保的布料,冬天即使不穿羽绒、毛衣或皮衣也可保暖,再说工厂大量拔取动物毛皮的手法,往往令动物承受极大痛楚。至于娱乐方面,野生动物本该拥有属于他们的野外栖息地,而不是住在城市动物园的笼子里供人观赏,或在主题公园表演让人消遣。我社交网页的名字是「如果动物能说话」,就是希望大家想想,如果动物能用人类的语言沟通,你会不会尝试了解他们的感受,而不是一味想从他们身上获得好处?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68期(2015年12月)

标签
学生 文化管理 香港动物报 动物权益 刘淑仪 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