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绝不「离地」

戴沛权教授凭借专心科研与用心教学,实践保护地球与人类的抱负。

<em>(Photo by ISO staff)</em>

戴沛权教授

理学院地球系统科学课程
香港首位「世界气象组织青年科学家研究奖」得主

 

你是怎样走上科研路的?

我从小就喜欢探索大自然的奥妙,小时候还试过养昆虫、蜗牛等,虽然大都给养死了。到申请大学时,我决定到美国攻读环境工程科学,更在研究院专攻大气科学,研究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的问题。我认为环境科学家的工作非常有意义,因为他们肩负保障人类健康、社会发展和保护自然环境的重要使命。

你在麻省理工完成学士课程后,再到哈佛修读五年研究院课程。在这两所顶尖学府做学问,感觉是否如天之骄子?

每天和科学界的著名教授和尖子同学在一起,我反而变得更谦虚,也驱使我发掘自己在实用科学的长处。由于我比较喜欢身体力行去解决问题,做研究生时曾一度想过放弃学业,去国际环保或社福机构做前线工作。但后来发现自己还是很喜欢教学生,又渐渐发掘做科研莫大的乐趣,就一直留在学术机构,尽力开拓人类知识的极限。

甚么机缘促使你回流香港?

我一直很想教香港的学生。在麻省理工做博士后研究的那年,得知中大正筹备开地球系统科学的课程,但当时还未有该课程的网站,只好找研究相关范畴的中大教授询问详情,终于联络上现任地球系统科学课程主任黄庭芳教授,他嘱咐我尽快递申请表。我很感恩能成功通过面试,回到出生成长的地方,做我喜爱的工作。

<em>(Photo by ISO staff)</em>

可以说说去年获颁「世界气象组织青年科学家研究奖」的研究吗?

研究重点是全球暖化和空气污染之间的相互作用怎样夹击影响全球粮食产量,加剧发展中国家营养不良问题。研究发现,严格控制空气污染,除了可以保障人类健康,更可部分抵销气候暖化对农作物的伤害,这表示,控制污染的环境政策其实和农业政策密切相关,手解决公共健康、气候变化与粮食危机不同范畴的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更应跨越固有的分歧,联手拟定综合解决方案。

空气污染不就是雾霾和PM2.5吗?为甚么臭氧污染同样值得关注?

臭氧通常令人联想到臭氧层。高空的臭氧层阻隔紫外线,是地球的保护伞,百利而无一害。有害的臭氧空气污染指的是地表臭氧,在我们周围存在。臭氧具极强氧化力,吸入会氧化呼吸系统,引发各种呼吸疾病。大众及传媒对臭氧污染的关注不及PM2.5,我认为主要因为臭氧在室外浓度正常时无色无味,是个隐形杀手;PM2.5则是可见的,雾霾缭绕的相片更能引起哗然。但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都知道,臭氧和PM2.5是同等危险的空气污染物。

你囊括中大的校长模范教学奖和理学院模范教学奖,你属于哪种教学风格?

我讲课意从学生角度出发,紧记自己当学生时怎样从一窍不通慢慢一步步领会新知识,所以我教书不会只顾自说自话,或假定学生已有相关基础。另外,我受过戏剧训练,上课也尝试运用比较生动活泼的语调,像讲故事般演绎艰深的理论和概念,希望令学生听得懂之余又觉得有趣、不沉闷。

教研以外有何嗜好?

从小到大都喜欢音乐与戏剧。我会弹钢琴,爱弹音乐剧的曲目,像《西贡小姐》、《孤星泪》,也喜欢爵士乐和中外流行曲。小时候爱演话剧,但已多年没粉墨登场了,那就当台下观众欣赏别人演出吧。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73期(2016年3月)

标签
戴沛权 地球系统科学 理学院 校长模范教学奖 理学院模范教学奖 世界气象组织青年科学家研究奖 奖项 黄庭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