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人生如戏

校友及中英剧团艺术总监古天农畅谈经典剧作的幕后故事。

(Photos by Keith Hiro)

古天农
1979年崇基社会系
1993年起出任中英剧团艺术总监

大学为何修读社会学

我成长在反越战的年代,巴黎学生运动的年代,披头四约翰连侬的年代,整个世界都在刺激我思考。我中学已经自编自导自演话剧,写剧本讽刺当年的清洁香港运动,揭示学生考试压力,描绘云吞面小档主苦况。我以剧本反映我眼中的世界。搞话剧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取材自社会事件。

当年大学选科,因没有戏剧系可选,而最接近自己兴趣的就是社会学。除了香港演艺学院,香港到今天仍未有一所高校设戏剧系,值得反省。

《南海十三郎》的故事是怎样得来的

那是从报纸上一则小新闻得来的,说青山有个疯子,帮精神病院编排粤剧。我觉得这人殊不简单,继而去寻访认识他的人,得知他曾是港大高材生,智商超凡,英文圣经能倒背如流。还听说,那人精神失常后频频报警,声称自己一双鞋被贼人偷走,而且一人偷右脚,一人偷左脚。偷右脚的叫蒋介石,偷左脚的叫毛泽东,弄得现在无路可走。你想想,这多有意思啊!我于是叫杜国威写他的故事。

你在乎票房吗?

很在乎。当年《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拍成电影,我和杜国威都很担心没人入场。杜国威在戏院盯排队买票的人,逮住一个打算看别出戏的,掏出钱包说,现在我请你看,但你要看《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我们关心票房的原因,不在于银码,而是愈觉得自己做出一件好东西,就愈希望多人能欣赏。在香港搞戏剧,十套有九套必定亏本,但仍然有人前仆后继;那是一帮傻子,但傻得可爱。老说政府资助艺术,依我说,艺术家用青春资助艺术,那是否值得大家尊重,买票进场表示支持与鼓励?

中英戏宝《相约星期二》迈向公演十周年<em>(受访者提供)</em>

中英剧团为何推动「教育剧场」,把戏剧带入中小学?

某年,我带了一出戏到中学巡演,讲一个末流学生的故事。落幕后有观众告诉我,他和同学原本打算去喝倒彩的,因为被老师强迫到礼堂看戏,不高兴。怎料布幕一开,演的正是老师在教员室大骂学生一无是处,他们当场呆住,不但看完整出戏,事后还在学校里办了剧社。

香港很多学生没机会接触话剧,令他们主观以为话剧等同无聊、夸张、文艺腔、看不懂。推动「教育剧场」是为了还艺于民,让大众看到,原来可以藉戏剧表达心声,说自己的故事。

请谈谈中英与中大合作的气候变化奇幻剧场。

「新世纪保源计划」是首出气候变化奇幻剧,去年于四十所中小学巡回演出。今年的新剧目叫「少年Green的保源之旅」,围绕生物多样化讲故事,编排互动环节,以吸引观众投入剧情。

十几年前和李乐诗聊天,她提及冰山融化和瘦巴巴的北极熊时会伤心落泪,当时我已觉得,她四出奔走宣扬环保,不如直接把自己的故事搬上舞台。气候变化奇幻剧场源自同一思路,为的是引导观众感性地看环保问题。

应邀合办的戏剧项目,难免「主题先行」。如何避免妥协艺术创作理念?

这正正能体现高手与低手之分。虽然主题先行,但你有没有能力挖得深,讲得动听?环保、反贪、反吸烟等外来题材,硬销很沉闷,学生最抗拒说教。要吸引他们看下去,一定要用娱乐的手法演绎严肃话题,保留思考的空间,而非用严肃话题吓走观众。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77期(2016年5月)

标签
古天农 校友 社会学系 崇基学院 舞台剧 表演艺术 社会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