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维权护弱 别树一帜

从维权人士到中大教授,碧桦依始终关怀弱势社幠的权利与福祉。

(Photos by ISO staff)

碧桦依教授
社会工作学系助理教授

 

你的中英文名字是否有特别意思?

父亲是巴基斯坦人,Begum Baig是姓,第一个字是用以识别为女性。名字Raees在巴基斯坦语解作rich(富足)。母亲是香港人,碧桦依是她纯粹按音译而来的,感谢她译得那么诗意。

混血儿的身分对你念书和工作可有影响?

从小学至中学念的是女校,校内亦有其他少数族裔学生,当中也有混血儿,未有受到特别对待。不过,由于自己是回教徒,而小学和中学分属基督教及天主教学校,所以需要回避某些宗教仪式和习俗如祈祷、跪拜神像等。也因这样的背景,我的敏感度会较高,反映在生活细节,像吃饭时,会问大家有否不爱吃的东西,工作时如处理族裔、文化差异及性别研究等议题,会从多角度出发。这是正面的帮助,但也是双刃刀,我怕会被定型──只做少数族裔及移民的研究。

生于斯长于斯,少数族裔身分给你的经验是促使你念社工系的原因吗?

倒不是。准备升读大学时,少数族裔议题还未流行。我自小已是女童军和服务队成员,喜欢参与社会服务和与人接触,所以便想到念社工,既能认识不同议题,又可服务市民。

毕业后能学以致用、实践理想吗?

社工分作微观与宏观两大类,前者以前线个案工作为主,后者则是组织、社区及政策倡议的工作,也是我较喜欢的。2004年毕业后到了香港人权监察工作,虽然它不算是社福机构,但要做很多社区教育和倡议工作,特别是要用简单易明的方法,向基层人士解释人权公约和相关法例的含义,念书所学在此便派上用场。

为何又重回校园念博士?

一直都有志攻读博士的,只是觉得才大学毕业,人生历练仍欠火候,故决定先工作,确定专研兴趣所在才深造。此外,在香港人权监察期间,不断写了很多建议书、报告,甚或提供给少数族裔的宣传教育套,又与其他团体、政治人物、政府官员沟通联系,进行游说。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过程,我想何不把它系统地记录下来,既检视社福界如何处理人权议题的历史,也留下这重要的记忆,所以再次回到校园。

你最关心哪些社会问题?为甚么?

全民退休保障,这是人口老化最基本的保障。香港在二三十年后要面对老年化的高峰期,必须有长远的规划,任何小修小补,或是短期措施,都解决不了问题。现时讨论的焦点又往往集中于钱的问题上,忽视了过程中衍生了很多歧视和分化,举例说,在现有的强积金制度下,低收入者供款少,回报自然有限,形成恶性循环,他们始终停留在低收入阶层。全民退休保障的目标应是缔造一个较完善的社会。

另外,就是少数族裔问题。当提及南亚裔人士和难民,大家不期然会有负面的刻板印象,如何消除歧视,避免族群间的矛盾日益加深,值得关注。身为回教徒和少数族裔,我对性别、宗教及少数族裔关系的研究亦深感兴趣,计划开展关于回教女性受压迫及对性别看法的研究。

是甚么令你转到中大任教?

机缘巧合。之前曾在社工系任兼职教师,得知有空缺,于是试申请。2014年8月加入中大。相对于非政府组织,大学有更大的研究空间和弹性,让我触碰不同的议题。

网民称你为「女神」,有甚么看法?

没有特别的看法。似乎女性出现于镜头前都被称为「女神」了。对女性看法以样貌为先,不是香港独有的,世界各地都一样。我认为某程度上是一种歧视,转移了视线,忽略了本来应带出的讯息,淡化了女性付出的努力。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78期(2016年5月)

标签
碧桦依 社会工作学系 少数族裔 社会工作 社会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