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为小众发声

洪菲雅与边缘社群同行

(Photos by ISO staff)

洪菲雅
新亚书院社会工作学系毕业生
2015—2016年度诚明奖得主

 

身为本年度诚明奖得主,此奖项对你有何意义?

我感到非常荣幸,这个奖项代表自己四年来对学术与社会工作实习的努力付出,终于得到认同和肯定。我一定要在此感谢我的本科论文指导老师陈季康教授,若没有他一直在旁支持与鼓励,我想自己未必有勇气主动申请这个奖项。

你的毕业论文探讨香港性小众青年所遇到的挑战及其精神健康,为何选择研究这个题目?

在香港,社会工作学系的学生很少就性别议题作广泛而公开的讨论。然而,社会上对性别角色的期望、被主流价值观划分为「可接受」或「不能接受」的性行为与性倾向、甚至对性小众(包括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的既定印象与偏见,都会引致不同形式的歧视与不平等现象,而这些歧视往往对性小众青年的自我形象与精神健康,构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参与研究及社会工作实习时,有甚么难忘的经验?

今年6月,我有幸出席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举行的第八届国际健康暨心理健康社会工作研讨会,并在会上发表毕业论文。身为场内唯一发言的本科生,我当时真的非常紧张。本以为大家对我的研究不会太感兴趣,但当我发言完毕后,竟然有几位学者走过来,说他们很欣赏我的论点,更鼓励我继续从事社会工作的研究,令我感到既兴奋又意外。

至于实习工作中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在台北一所服务受虐妇女与儿童中心的日子。你或许会认为入住庇护中心的妇女都很柔弱,但经过几个月的相处,我却发觉她们大多是非常勇敢、坚强的女性!虽然经历了许多创伤,她们仍能振作,以单亲妈妈的身分,独力将孩子抚养成人。我也希望社会能给予施暴者更多情绪辅导及教育支援,试想像这些施暴者若从小就了解尊重妻儿的重要,社会每年可以避免多少家庭悲剧的发生?

参与社会工作实习时,曾否遇到令你失望的时刻?你又如何调适心情?

你有看过《反转脑朋友》吗?那是我最喜爱的动画之一,故事讲述人生若要过得圆满,就必须懂得如何「面对和拥抱悲伤」──我非常赞同这个讲法。社工的职责不是要确保每个人都过得开开心心,也无法为他人解决所有难题。我们的使命是陪伴有需要的人,让他们学会认识自己、接受自己,从而发掘各自的潜能,直到有一天,他们能够运用自己的天赋和资源去解决问题,过独立而有意义的生活。

你积极参与不同社会议题的讨论,为弱势社群发声。你如何在繁忙的生活中取得平衡?

这对我来说其实一点也不容易,但我相信服务社会是每一位大学生应尽的责任。记得2014年9月,当整个社会为政治问题产生激烈的讨论,我也开始对公义和平等的议题有更深入的关注和反思。有段时间,我差不多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过,希望可以完成更多工作,以满足社会、老师与实习机构对我的期望。直到有一天,实习机构的一位导师告诉我,我的精神很差,建议我请几天假,那时我才真正了解到休息的重要。从此以后,当我发觉自己开始力不从心时,就会学习放慢生活的脚步─有时甚至会停下来,让身心回复力量再重新出发。

毕业后有甚么计划?

我现在为社会工作学系陈季康教授与栴教授的研究助理,同时协助张文茵女士,为癌症病人提供艺术治疗服务,张女士是一位注册表达艺术治疗师,也是我非常敬重的师长,我很高兴能够向她学习。将来,我希望能做更多充权工作,帮助弱势群体、连结社区力量。长远来说,我期望自己能鹻继续真诚待人、认真追求学问,寻求真理,尽力实践新亚书院「诚明」的精神。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85期(2016年10月)

标签
校友 社会工作 新亚书院 诚明奖 工作实习 社会工作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