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中医多「国」度

李宇铭在贫困国家的望闻问切

(Photos by ISO staff)

李宇铭博士
中医学院讲师
「全仁中医」创办人

 

从2000年开始在不同地方不断进修中医学,你有甚么体会?

我在香港浸会大学修毕中医学学士及硕士课程后,有感香港的中医课程以研习理论为主,2009年到北京中医药大学攻读中医学博士课程,跟随当地老师作三年临床学习。我有幸遇到不少良师,更觉中医博大精深,故在2012年到中国中医科学院任博士后研究员,深入钻研中医经典理论。现时香港中医师的年龄中位数约六十岁,这是因为香港在1997年前,未有正规中医教育,97后也大多聘用内地中医师、老师,但他们现在大多已接近退休年龄。纵然修读中医学者渐多,但有经验又相对年轻的中医师仍是少之又少。要促进中医学在香港的持续发展,并培育更多本地中医人才,就要从我们这一代做起,这也是支持我在中医学中不断寻求进步的主要原因。

为何创立「全仁中医」?

我在修读硕士课程时曾带领学生到菲律宾体验当地文化,遇上当地社区组织,负责人得悉我的中医学背景后,立刻邀请我合作举办义诊。中药不但价格廉宜,所需的针药器材亦相对简便,实有利贫困地方的人民。回港后我便联同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中医师,成立「全仁中医」这个慈善组织,旨在以中医学帮助及教育贫困地区的人民防治疾病。

何以选择菲律宾为首个义诊地点?

选择菲律宾是当地对中医已有一定认识,有些本地人甚至略懂针灸技术。我们近年亦积极探索其他地区,现时「全仁中医」的义诊团队已踏足柬埔寨及泰缅边界等地的穷乡僻壤,为更多有需要人士服务。

义诊过程有何难忘个案?

有一名三十六岁的女士,每逢晚上便会精神失常,喃喃自语,但日间却与常人无异,有村民认为她被邪灵附身,不敢接近。细问得知她已有整整二十一年不能安稳入睡。我从没接触过相关病症,但记得中医经典《伤寒论》中有这种病情记载,故使用书中药方为其医治。病人经中医药治疗后,情况已大有改善。

一年后,我们重返当地,特地到她家探访。她的母亲告诉我,她过去一年病情没有复发,能正常生活工作了。各种案例不但提升医师和学生的临床水平,更为我们打下一支强心针。我们希望可将义诊服务推广至更多地方,让更多人认识及体验中医药的简、便、效、廉。

你茹素多年,更是香港素食会主席,中医学提倡素食吗?

中医学没有反对人吃肉,但的确比较支持素食的饮食方式。选择素食能预防不少疾病,中医经典《黄帝内经》之中便记载了不少吃肉带来的健康和性情问题。唐代大医孙思邈亦对采用动物药物如鸡蛋极为谨慎(古代视鸡蛋为药物),非到危急关头不会使用。

你认为凡病皆与情志有关,可否分享一些保持身心健康的妙法?

中医是身心灵合一的医学,认为各种疾病都是与思想情绪有关,治疗不单可吃药针灸,还有情志疗法,例如透过与病人对话为其解开郁结,从而治理身体病症。保持身心健康的第一步是「觉醒」,先要确切了解自己的问题所在,只有勇于面对并接受自己的情志问题,愿意作出改变,好好爱惜自己,内心恢复平静,身体才会健康。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86期(2016年11月)

标签
李宇铭 中医学院 全仁中医 素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