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漫游叶荣枝的茶香世界

(Photos by ISO Staff)

叶荣枝先生
新亚书院经济系(1975)、艺术系(1977)校友
乐茶轩创办人、中国茶叶学会理事及香港茶道协会会长

 

如何与茶结缘?

我毕业后在中大中国文化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古物。当时罗桂祥博士想找人研究一批紫砂茶壶,馆长委派我负责,我于是在1979年在中大举办了香港首个茶具展览,自此与茶结缘。有次与罗博士赴宜兴参观紫砂工厂,接触了顾景舟、朱可心等紫砂壶大师,看到美轮美奂的茶壶,眼界大开。可惜当时宜兴茶壶不能直接外销,我俩几经波折,终于联系上南京国营出口公司,向工厂订了一批紫砂茶壶,并于1981年在香港的亚洲艺术节展出,时任南京博物院副院长宋伯胤及顾景舟皆有出席这盛会。其后,我跟罗博士成立公司管理这批紫砂壶,更在1984年活化了建于1845年的三军总司令官邸,把它改建为香港茶具文物馆。

你致力举办活动推广中国文化与茶道,背后的推动力在哪?

这与新亚书院的中国文化氛围有关。我当年有幸亲炙牟宗三教授、唐君毅教授、饶宗颐教授等国学名宿,也曾拜访陈蕾士老师,在他的办公室品尝潮州功夫茶。在众多儒雅学者的薰陶下,我自然与中国文化结下不解缘。唐教授曾慨叹中华民族失去凝聚自身的力量,这令我萌生对中国文化的承担感。茶是文化的载体,我乐意让更多人藉此细味中国文化。推动茶文化之路实不易,我在1991年创立乐茶轩,2003年开办金钟的茶馆时遇上沙士,差点破产,幸得多人仗义相助,安渡难关。孟子有云:「得道多助」,我们只要做事正面,自然会得到多方支持。

茶怎样承载中国文化?

茶是中国人不可或缺的生活,自然承载中国文化之种种。以潮州功夫茶为例,一般主客四人却只有三个杯子,这就蕴含了礼让以及儒家长幼有序的精神。主人家会亲自泡茶奉客,开火煮水后,将茶叶放入紫砂壶,三个茶杯「品」字形排列,待水开即冲烫杯壶,同时冲洗茶叶。斟茶时,主人提壶巡回穿梭三杯之间,最后还得把「余津」依次一点一滴点入三杯之中,此过程称为「关公巡城」和「韩信点兵」。大家揖让一番后,主人再依长幼次序以茶奉客。

你钻研出太极茶礼,请介绍个中理念。

中国文化万事互通,人的学问也是综合的学问,与现今分门别类的思考方式不同。茗茶以外,我喜爱书法和太极,都有助我触类旁通,对生命感悟甚深。例如书法讲求持笔中正、平腕等等,我初学时,却发现持笔中正时,腕便不平;腕一平,笔却会歪。我后来学习太极,练习抱球动作时,发现手臂一张开便容易平腕。后来很多茶友发现泡茶的姿势令他们手腕痛,我灵机一动,构思出太极茶礼,将太极的动作融入斟茶的动作,使人泡茶时坐得舒服,手腕不会受伤。 

茶道与茶艺有何不同?

茶道滋养人心,一盏热茶助人放慢步伐,在静谧中自省修身,体会无处不在的「道」;茶艺则是泡茶与饮茶的技艺。

品茶是慢活,都市人生活步伐紧凑,要劝服年轻人踏出第一步,有何心得?

要年轻人放慢步伐的确不易,教育是切入点。我现正与新亚学长陈万雄博士筹备成立中国茶文化学院,冀为本地大学及专上学院的通识课程教授茶文化,让年轻人体味茗茶乐。

要在中大选一处赏茶的好地方,你会选哪里?

身为新亚人,我必然选天人合一亭,在此「与天地共饮」。「天人合一」是中国文化的核心,天地人三者在自然界是互通的,放下操控,回归自然与天地连结,才能安顿自己,觅得立身处世之道。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97期(2017年5月)

标签
叶荣枝 校友 新亚书院 中国文化 茶艺 艺术 艺术系 经济系 文学院 社会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