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助手术医生一臂之力

(Photos by ISO staff)

欧国威教授
机械与自动化工程学系
达芬奇单创口手术平台共同发明者

 

你是二十年前中大机械与自动化工程学系的首批学生。回想起来,哪个时刻是你求学阶段的转捩点?

在本科的最后一学期,徐扬生教授〔现中大(深圳)校长〕刚好加入学系。我还记得第一次上徐教授的课时,他播放了许多影片,展示外国发明家设计的精密机械人。影片令我对外国先进的机械人发展叹为观止,向往自己也能参与其中。这一课也促使我及后选择徐教授为硕士导师。如果说我今天略有小成的话,那都得感激他在各方面给我的深远影响。

那你是怎样走上发明医疗用机械人的路?

我在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念博士的七年间,与MIT媒体实验室的主管Hugh Herr教授合作,研发出机械脚踝义肢,能模拟人脚踝的动作,破天荒让膝下截肢者踏出自然步态。这项发明在2007年获《时代》杂志评为年度最佳发明之一。

经过参与这项目,我开始对设计医疗用机械人产生真正兴趣,觉得将机械人学与医学结合很奇妙,也意识到机械辅助手术的前景无限,能大大推进医疗科技发展。

请谈谈你参与发明的达芬奇单创口手术机械臂及其独特之处

毕业后,我加入一所加州医疗器械公司Intuitive Surgical,参与研发达芬奇单创口手术平台。它成为了首个获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认证的单创口机械手术设备。

传统的机械臂手术需要在病人身上开三至五个孔,而达芬奇单创口手术只需在肚脐上方开一个小创口,让机械臂和镜头循此进入体内。外科医生安坐在旁边的电脑控制台,观看病人体内的3D高清影像,操控机械臂切割或缝合。最终结果是术后几乎零疤痕。这对女病人是一大福音,因为手术后有待愈合的伤口由三个减少到只有一个。

在美国成就斐然,为甚么选择在2016年回流香港,到母校任教?

我希望透过教授进阶机械人学以及机械电子学,帮助大学弥合研究样本与商业产品之间的鸿沟。我在业界工作了接近十年,深知这道鸿沟非同小可,在医疗器械研发领域尤甚。有了好主意,也未必能研发出好的产品。

要令象牙塔的研究转化成有市场价值的产品,必须把目光放远,在意念孕育的初阶就得评估自己的想法是否合乎现实,预测在生产阶段会衍生甚么问题。这种前瞻能力是我最想传授给学生的。

目前你有在研究甚么新式机械人吗?

我正在尝试实现真正的无创机械辅助手术。到目前为止,机械微创手术至少还需要在肚脐附近开个小孔,让坚硬的内窥镜入体内施手术。我参与研发中的一款新型机械导管则无需开任何创口,就能轻易钻进人体天然孔道,到达目标器官。这是最终极的机械手术,也是研发难度最高的,但看来在不久将来就可以实现。

机械人会淘汰外科医生吗?

不。我相信机械人不会取代医生。相反,机械人会成为外科医生不可或缺的伙伴,帮助医生突破体能局限,提升手术效能。机械人能承担劳神费力的工序,但没有判断力。医生在手术期间每分每秒的判断和调整关乎生死,这点连最先进的机械人也难以胜任。医生能决定为何做手术、做甚么手术,而机械人能辅助怎样做手术。这种机械人与医生的伙伴关系能做出更优质、更稳定的手术结果,也能开辟更新、更复杂的手术。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498期(2017年5月)

标签
欧国威 机械与自动化工程学系 机械与自动化工程 工程学院 机械人研究 工程 外科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