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科技

骇吃骇

对任何一所机构来说,眼下最逼切要开设的职位是骇客。

骇客攻击已不是甚毈新鲜事。去年10月,Netflix,Twitter及PayPal等网上服务受到Dyn攻击;今年5月,WannaCry瘫痪英国医院系统,引起全球恐慌;到了最近,Petya的恶意软件也影响了航道,柜员机及公共运输系统等服务。

公共机构大多拥有大量数据,但资讯基建却不怎么先端,所以经常成为骇客攻击的对象。本地大学便不时要应付来自世界各地心怀不轨的骇客挑战。

骇客的历史少说也有六十二年吧。hacking这个字最早见于麻省理工一个会社1955年4月5日会议的一则记录:「Eccles先生要求任何人完成电力系统的工作或作出破坏之后要关掣,以免烧了保险丝。」

1975年初版,专为电脑程式员编印的The Jargon File,对「骇客」有八个定义,第八个是:「不怀好意,东钻西探意图找到敏感资料的滋事者,密码骇客,网络骇客,正确说法应是破解者。」

Alan Turing是一位破解者,他在二战时破解了德军的密码,为世界带来和平。今天,他大概会被称为一位白帽,相对于黑帽而言。

资讯科技在现今的社会经济秩序中已经是无处不在,骇客愈来愈需要负起更大的社会责任。《金融时报》驻洛杉矶记者Hannah Kuchler这样写道:「网上犯罪跟公共徖生危机有同等逼切性,骇客也如家庭医生一样,应致力打造一个安全的网络世界,就算工作有时非常沉闷。」

事实上,良心骇客前路一片光明,不少大学推出学位课程,培育专门对付网上罪案,保护用户虚拟资产的人才,如英国高云地利大学的良心骇客及网络保安荣誉学位课程。这个行业也不断成熟,分工愈见精细,负责互联网保安的叫良心骇客;负责市场推广的叫增长骇客。

人力资源经理应好好把握机会,快快招聘骇客,如战时的黄金一样,好的骇客正买少见少。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03期(2017年9月)

标签
骇客攻击 网上犯罪 网络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