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马鸣茵──我爱文学

(Photos by ISO staff)

马鸣茵

  • 敬文书院、英文本科课程及英文(文学研究)文学硕士课程毕业生
  • 利黄瑶璧千禧奖学金得主
  • 今年10月负笈英国牛津大学修读英国文学研究硕士课程

 

获颁利黄瑶璧千禧奖学金,有甚么感受?

十分荣幸。往外国深造支出庞大,家里难以支持,不敢奢望,更遑论牛津!奖学金给我全额学费、杂费、来回英国及香港的旅费,以及个人生活津贴,非常感恩,让我愿望成真,至今仍不相信。

敬文书院首任院长杨纲凯教授<em>(左)</em>颁予马鸣茵敬文奖2016

何以独爱念英文?

性格非外向型,从小阅读是最佳娱乐,初时较多看中文书,养成习惯。上中学后,每天会到学校的图书馆找书看,渐渐爱上英文小说,加上英文老师教学吸引,兴趣更浓,觉得念英国文学是一种享受。

今年所有香港中学文凭考试状元皆选报医科,你有甚么看法?

选科最重要是按自己的兴趣,这样的话,不管课业多忙多苦,也会乐在其中,所学知识终身受用,是幸福的事情,又怎会感到压力。相反地,只为谋求高薪而勉强自己选读不感兴趣的科目,学习时又怎会愉快?有人会认为修读人文学科,难有甚么发展。我却不认同,人文学科对扩阔眼界、提升个人修养和促进全人发展的助益,非其他学科可比拟。

喜爱创作英诗的原因是甚么?最满意哪一首?

写诗是高中时开始的,一来可以锻炼英文,二来创作自由度大,能以抽象概念来表达想法,已成为我的嗜好,曾投稿到《茶》──香港的首份网上英语文学刊物,并获刊登一篇作品,也曾在诗社Peel Street Poetry 主办的「开咪」活动中朗读自己的作品。

要选最满意的一篇,不如选以下这首,因为最能反映我写博客时的挣扎的心情,也是从事创作时必须学习和经历的过程。

What poetry is like for a frustrated poet

Most days, poetry is

a brew like crude oil,

sitting obsolete in a dirt-blue earthenware;

it is a watered down love letter

typed in a bad font;

it is a dense overcast November sky,

the colour of a fading bruise;

it is cheap paperbacks with insistent covers,

or silver-plated flatware polished to an unnatural shine;

it is an empty berth, hungering for a ship

that would not dock for another eternity;

it is an orphaned shirt

in a grief-ridden house.

Most days, poetry is a vision out of legend,

a supernatural silence.

从入住敬文书院,至后来担任宿舍导师,书院生活有甚么不同?

很庆幸成为敬文这小规模书院的首批学生,正因如此,教授及同学彼此认识,就像一个大家庭,大家相处融洽,书院生活很是惬意。首任院长杨纲凯教授和前辅导长王淑英教授认识每一位敬文学生,非常关心我们的学习和生活。当了宿舍导师后,要协助舍监处理行政事务,只是角色稍有不同。

马鸣茵<em>(中)</em>参与书院迎新活动

何以会选择探讨生态文学为在牛津深造的主题?可有甚么预期?

Grant Hamilton教授是我的硕士论文指导老师,在他影响下,对生态文学发生兴趣,因为它不是从人的角度出发,而是以生态系统整体利益为根源的文学,所以想多加钻研。

我估计会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菁英,大大扩阔我的圈子,获益良多。同时,也须付出十二分努力,学业方能取得佳绩。

毕业后有甚么打算?

计划攻读博士,然后回港从事教学工作,也会继续学术研究。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03期(2017年9月)

标签
学生 英文系 文学 敬文书院 奖项 奖学金 文学院 利黄瑶璧千禧奖学金 马鸣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