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植根香港的印度学生

<em>(Photo by ISO staff)</em>

Sneha Singh

 

甚么推动你创办印度学生会?

刚进大学,我察觉中大的学生组织五花八门,例如台湾学生会、韩国学生会,它们组织社交活动,让大家认识师兄弟妹,团结在中大的留学生。这令我萌生意念,成立印度学生组织,举办不同文化活动,为印度学生提供交流平台。

请分享学生会一件难忘的活动。

色彩节是印度重要节庆之一,印度人会以彩粉涂抹或洒在别人身上,送上祝福。首次在中大举行色彩节那天,本地和外地生都乐在其中。活动引起他们的好奇心,追溯节日的历史和习俗。这是一个在校园推动文化交流的好机会。

你不遗余力帮助本地少数族裔青年,背后源自甚么动力?

生于斯,长于斯,我明白少数族裔年轻人面对的难处和困难。自小父母给我良好的教育,但对于大部分少数族裔青年,接受教育的机会得来不易。因此,我参与Youth Empact的社区服务,指导少数族裔学生的作业,引导他们如何克服障碍,协助他们跨越大学的门槛,追寻理想。

为何立志成为医生?

记得有一次,祖母生病到医院看医生,轮候人数很多,医生应接不暇,匆匆检查断症。因为祖母只会说印地语,语言更成为一重障碍,阻隔她跟医生的沟通。这使我矢志成为一名公立医院医生,断症开药之余,我还希望给予病人关怀慰问,让少数族裔的病人同样感受重视。

身为生于香港的印度人,你认为自己较接近哪一种文化?

两者之间很难抉择。虽然我受父母的影响,经常接触印度文化;另一方面,我长年累月生活在这里,浸淫香港地道文化。我钟情于香港美食,每星期吃点心,我都会点虾饺、烧卖、奶黄包。在外国朋友眼中,我是一个地道的香港人,不少港式潮语能朗朗上口。记得在参加大学迎新营的时候,朋友教我一些广东话流行用语,譬如:「出pool」(大学生谈恋爱)。两种文化虽然迥异,但也有不少共通点,重视家庭便是一例。

印度电影如《作死不离三兄弟》、《打死不离三父女》、《美味情书》等在港票房理想,你认为这些电影能呈现印度真实一面吗?

两面看吧。这些电影的确表现了印度文化的片面,例如家庭观念便不时呈现在银幕上。但是大部分宝莱坞电影都是只在提供娱乐消遣,当中或会夸大异国文化,观众只看到局部,难免流于把印度人的形象定型,产生成见,例如我就常被问到印度人是否时刻载歌载舞。

你最想澄清哪些对印度的误解?

人们对印度的宗教、食物、语言有一些常见的误解。印度地大物博,各区有不同的宗教,印度教只是众多之一,我父母便是信奉不同的宗教。印度食物南北有异,各有不同风味。我认为最大的误解是语言,人们理所当然认为「印度人」当然说「印度语」。事实上,印度语言繁多,并没有统一的「印度语」,只有「印地语」,那则是其中一种官方语言。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07期(2017年11月)

标签
印度学生 多元共融 多元校园 国际生 学生 印度学生会 内外全科医学士课程 敬文书院 Youth Empact Sneha Singh 本地少数族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