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冯康医生为医疗制度把脉

(Photos by ISO Staff)

冯康医生

 

请简述中大医院项目迄今的进展。

工程顺利如期进行,建筑结构及挡土墙的所有打桩工程已完成,现阶段是进行桩荷载测试及桩帽工程,地基工程完成后便开始建造上盖和各层楼房。建造和设计是并行的,根据概略方案招标后,再与承建商、建筑师和工程师等协商,规划细节。整座医院将有十四层楼、约二千五百个房间,包括手术室、产房、病房、日间手术中心、化疗和放射治疗部、综合专科门诊等,功能各异,设置不同,设计上需要配合不同建筑设计、机电工程设施和医疗仪器配置,以敷应用。

请阐述一下「非牟利的私营医院」这个定位。

宏观而言,是在收费廉宜、轮候时间过长的公营医院和在自由收费市场运作、收费高昂的私营医院两者之间落墨,提供中产人士可以负担的服务,从而减低公立医院的需求和负担。

微观而言,是建立一个真正以病人为本,一站式解除问题,免病人于忐忑的医护模式:不需要大费周章物色医生转介进院;不必疑惑医疗程序是否医院为牟利而推销;不需猜度各项收费,担心出院的账单。中大医院要给市民信心──所有的建议和服务都是为了治愈病人而订立的。更进一步,我们要提高病人的保健意识,尽管为病人诊症治病是我们收入的来源。

为何愿意肩负中大医院行政总裁此重任?

从学医到习医,我一直在思索如何从制度上改善医疗服务,因为我相信好的制度可以扩惗帮助病人的幅度。我本是外科医生,1989年转任医院事务署专责医务发展,未几加入新成立的医管局,负责医务发展和医院规划,包括选区建院、建立临床信息系统等等。我在2002年接受调任新界东医院联网总监及威尔斯亲王医院行政总监,是为了从制度和运作系统上改善公营医院体系服务。过了又一个十年,发展可说到了另一个瓶颈位置。碰巧有这样的机遇,容许我尝试建立一套新的模式来改善医疗制度,可说是梦寐以求。

如何了解大众的医疗服务需要

研究公共徖生很多时候依靠人口结构、经济结构等数据,但我愈发觉得聆听病人的声音更为重要。医学教授对病人的病情容或了如指掌,但未必了解他们面对的困难。我们现已开始有系统地搜集病人的故事,我和胡志远教授希望以校友为主要的访谈对象,用同理心与病者回顾求医治病的历程。通过归纳整理,透视制度上的问题,用新思维重新设计服务。

中大医院落成后,将怎样支持中大医学院的教研,以及本港医护人才的培训?

威院教研基地的角色是不能取代的,因为很多基础研究仍需在公营系统进行。不过在转译研究,即如何把研究所得实际应用在服务上,私营医院的弹性则较大,某程度上我们可建立有别于威院的研究教学新平台。在创新方面,利用数据分析,甚至人工智能这些潜在的研究和应用范围上,信可发挥我们特有的角色,推动医学的发展。在培训方面,首要支持中大的医学院中医学院护理学院药剂学院及公共徖生学院。

日理万机,如何舒缓工作压力?

说到生活与工作的平衡,似乎便把两者对立起来,摆在天秤的两端。如果融合得好,没有平衡问题。我跑步,但一起跑,总会想怎样跑得好些快些。以为借此解压,其实是制造新的压力,那不是矛盾吗?活动本身没所谓压力,压力来自态度。所以我常跟同事说,工作跟自己的价值和目标相投,心有热诚,融入生活,便没有压力。就如我练习二胡,没有压力吗?当然有。我曾因发展事业丢下三十多年,现在有机会重拾,参加两个乐团,每次演出,都有压力。但这些压力也带给我快乐。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08期(2017年12月)

标签
冯康 香港中文大学医院 医院策划处 赛马会公共徖生及基层医疗学院 胡志远 医学院 非牟利私营医院 私营医院 医疗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