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校长的临别赠言

(Photos by ISO Staff)

沈祖尧教授

  • 校长(2010—2017)

 

掌领校政七年,中大在各方面都迭有进展,当中最令你欣慰的是甚么?

过去七年工作涉及多方面,难以一言蔽之。叫我寝寐不忘的也许就是成立了博群计划。博群旨在促进学生的全人发展,帮助他们在成长阶段寻找方向和价值观,也希望学生透过这个计划深入了解社会课题。听说博群自从2011年动后,不但在中大校园受欢迎,也吸引了香港其他大学、内地以至海外的学生透过互联网或其他途径参与,这是值得欣喜的。

在瞬息万变的全球大趋势和高等教育气候当中,中大过去数年可有与时并进?

我们不忘保存传统和价值,但同时勇于求变,例如提供网上学习的环境,鼓励同学自发学习,并把学习空间扩展到课室以外。新近成立的生物医学工程学系,是典型的跨学科例子,对医疗特别是老人医护将大有贡献。我们也研究气候变化和人类健康的关系,推进大数据在金融物流的应用。本年我们推出全港首个全校性创业创新课程,希望给所有同学,无论读医学、法律、教育也好,灌输一点创业概念。以上种种都是因应新时代的发展和需要而作出的尝试。

你在4月的网志说这几年来,最大的满足和挫败都和学生有关,可以引申一下吗?

学生在我心目中总是校务的最重要一环。如果一所大学和其老师不是以学生为最主要的服务对象,也就失去了灵魂了。

我甫上任已要接过民主女神像落户中大这个烫手山芋。随后数年比较平静,和学生关系比较顺畅,到了最后一两年又出现了分歧。在百万大道与学生看世界杯赛事,或约个别学生饭聚,这些时刻都值得珍惜,也给我很大满足感。我盼望自己不单是他们的老师,还是他们的朋友。有些学生会干事或教务会上的学生会代表,在毕业后仍和我保持联络,于我也是可贵的收获。然而,今年因为我对一些政治议题和社会争濫的看法可能跟一小部分学生不一样,我的言谈或网志就招致学生激烈的批评。我感到痛心和无奈。但我不是要做一个只会讨人喜欢的老师,面对大是大非,我需要表白我的看法和立场,不能含糊其词轻易妥协。

在个人层面,出任校长这几年间有甚么改变?

一个有目共睹的改变是体重减了三十多四十磅,起因有点偶然。占中运动过后好一段日子,我因压力颇大,胃口很差,只吃麦皮,一下子瘦了十磅左右。医学院的朋友便开始给我很多建议,配合运动控制饮食,减体重而又能保持健康。到了去年年终,大学公关部建议我在卸任之前随校队参与2017年的渣打香港马拉松,为了顺利完成十公里,不失礼于人前,我开始练跑。发觉原来体重减轻后跑步也轻松得多,跑,体重再跌。本来年纪渐大,身体多处出现问题,好像膝盖、心脏和血压开始退化。开始做运动后,才发觉衰退过程是可以减慢下来,甚至轻微逆转的。原来我还不是太老,那真是很大的鼓励,也加强了自信心。

临别在即,对学生、对教职员有何赠言?

衷心感谢教职员,特别是各位副校长、院长等领导层同事的协力齐心。他们给我的支持和信任十分重要。我主力看大方向,细节都要靠他们,例如账目,我很怕数字,幸而大学的司库和人事部的同事办事严谨,可以全盘信任。透过这个优秀团队,我才可以有效推动大学事务。

也感谢中大校董和校友的强大支持。在艰难时候的一个电邮,一个电话慰问,或对博群计划的捐献,我都铭感于心。

还有感激同学,我们有开心的时候,也有不快的日子,在这段日子里大家都成长了。你们给我不少发,我在你们身上看见年轻人的纯真、热诚、应做便做的冲劲,是我们这些凡事顾虑的成年人有所不及的。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09/510期(2017年12月)

标签
沈祖尧 校长 博群计划 高等教育 中大马拉松队 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