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科技

手机里的辞海


好像是赫胥黎(1894—1963)说的,如果给六头猴子打字机,让它们乱打一通,只要时间够长的话,总会打出大英博物馆的全部藏书来。在无限的时间长廊里,任何机会渺茫的事情最终都会出现。本是无意义的随机意外,也会生出意义。

随机意外不适合现代的移动传播技术。当你在移动装置上按钮写字时,就算尚未写完一字。机里的算式已经为你找出一大串可能符合你输入的字,供你选择确认。

英文字母与字母、单字与单字之间,共同出现的机率都不一样,所以可用算式做出一些估算。如辅音字母之后多数会出现一个元音字母;冠词或量词之后多数会出现一个名词;动物性名词之后的动词通常是表示自己会动的。市面上的中文输入软件原理也是一样。手机程式不单帮你写讯息,也为你预选可用的字词,因而在某程度上教你写甚毈

在手机传情达意,久而久之,机内便烙下机主的言谈习性,甚至个人风格,供机里的算式学习,以便以后作出更快更准确的建议。化数据为意义,过程是预测、消除歧义、学习。

如此方便和高效率的传讯,代价可能是有限的词汇和原创性的大打折扣。

有时候在短讯上见到it’s,本应是its,但要改正需大费周章,希望把手机当玩具成长的一代不会不知两者的分别。又有时候想在手机打上如adverse的字,需要过五关、斩六将,先要拒绝屏幕上出现的advice和advertise,然后再一次输入原字,机里的精灵反过来要人服侍。更气人的是,只要稍不留神,错字或怪字便会传给对方,造成或多或少的尴尬或误会。

手机传讯不容许胡言乱语,也不鼓励创意。只要时间够长的话,赫胥黎的猢狲作家也会打出乔伊斯(1882—1941)的现代主义经典《尤利西斯》,但相信不会是以预置了文本预测系统的手机打成的。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11期(2018年1月)

标签
科技 智能手机 沟通 现代沟通 电话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