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科技

人机合体

(<strong>Escape</strong>, by Ferdi Rizkiyanto)

今年是小说《科学怪人》面世二百年,这部小说讲Frankenstein博士以化学及炼金术制造出科学怪人,自此西方流行想像中便不缺再造人、生化人、阿凡达之类的半人半物角色。

图灵(1912—1954)在其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中,假设有机器可以模仿人语,与其他人类进行对话,讨论焦点于是从人脑的黑盒转移至可以观察的输入输出,开启了现代电脑科学的发展。

但不论电脑如何现代如何超级,都只可以模拟人脑的万分之一。近年神经科学与电脑科技的长足发展,孕育了BCI(Brain-Computer Interface)的出现。

市场上有BCI产品BrainGate,它把电极植入瘫痪病人的动感皮层(大脑负责控制人体动作的区域),探录病人意图支使手足时发出的脑神经讯号,再把讯号解码转化,以驱动辅助病人沟通或走动的装置。

创新企业家马斯克于2016年创立Neuralink,研发供残障人士使用的BCI产品,计划在2021年推出市场,其后更会针对正常消费者市场。马斯克希望做到的,是人类感官与人工智能合一,如可以直接在人类视觉系统之间传送映像。

BCI可说是大脑化学与电子学的完美结合,由内向的太太在内室发号施令,丈夫则在外头作跑腿。发展前路当然充满挑战。单是在技术上要做出既安全又操作简易的植入装置已经不容易,而且伦理上也会令人想起科学怪人带来的种种问题。

任何BCI的重大突破,都有赖多个科技领域的创见,如神经科学、工程学、物料科学、机械人研究、机器学习等,以上不少都已包括在《香港中文大学策略计划2016—2020》述及的跨学科优先研究主题内积极开展。

BCI的发展,也印证了天体物理学家Fred Hoyle(1915—2001)的先见。他视进化为一个从化学走到电子学的过程。生物界的不动植物,靠化学原理生存;到了动物、高等动物,愈往上进化便愈需建立电子资讯网路来捕猎、觅偶、探索及理解身处的环境。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13期(2018年3月)

标签
Brain-Computer Interface 计算 神经科学 工程 机械人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