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科技

华为与我

拥有一部智能手机,有时候就好像走进了一部歌特小说中一样。

去年圣诞我为自己选购了一部华为手机,吸引我的自然是机中的徕卡镜头。手机是现代人的耳目,也是书僮,随智能手机技术不断发展,更愈来愈像一位管家。但对我来说,这位管家所管的家,惊栗处处,颇像十八世纪歌特小说中的废庄古堡。

惊栗事件一,手机会不问时地、不由分说发出声音,或响起乐韵。当然可能是我不意触碰介面,或未有关好之前的程式,但总之空穴来音,我却满头雾水,而且总得花点工夫时间除噪灭声。

我的手机有时也会很固执,就好像显示屏的光亮度,它初时会擅作主张,自动调暗,而且每每在我最需要看个明明白白的时候。我当然知道它是为了我的视力,也为了电池的寿命想,而经过多番明暗较劲后,机里的精灵似乎终于明白到主子需要的其实是导盲犬,所以最近也不再越俎代庖了。

机内的文字处理系统则依然故我,仍然擅改、拒绝我输入的部分字符,害我不时进退失据,终卷惶惶。

手机也可以相当文明。每当我下载程式时,它会问我允不允许存取这挪用那。一向对科技半信半疑的我,会像《咆哮山庄》的洛克伍德先生一样,彷佛听到窗外女鬼呼喊:「放我进来!放我进来!」一向对科技半信半疑的我,必会拒绝这类文明的邀请,唯恐隐私给发放成为网路世界或数据市集中的禁脔。

当手机胜过主人时,良缘也许会变成梦魇。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19期(2018年6月)

标签
智能手机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