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李谦诺透视尖子光环


李谦诺

  • 中国语言及文学系四年级生
  • 三度获文学院院长荣誉录及新亚书院优异生奖
  • 2017/18丰香港奖学金得主
  • 连续两届冼为坚中大金禧文史哲奖学金得主

李谦诺于2015年考获五科三十二分,位列公开试「尖子」,有条件报读「神科」却选择了中文系,因而被传媒大肆报道。近年冠在每一届尖子头上的光环未见减弱,李谦诺对此现象另有一番见解。

 

尖子入读中文系成为新闻,你认为这反映了甚毈

其实香港也有太多尖子入读医科成为新闻的现象。社会一方面赞扬选读「乞食科」即是勇于追寻理想,另一方面又认同选读「神科」乃达至成功人生最稳妥的方法。我认为两者在本质上并没有冲突:发展所长、追寻理想何以不能达至美满的人生呢?然而,港人似乎已经坦然接受了「兴趣和所长都与自己的工作无关」是必然的现实,倘若要维持生计,就注定要放弃自己的理想。基于这个认知,社会发展出各样不平衡的心理,譬如一方面赞扬选读「乞食科」的学生勇敢,但同时挑剔其动机、家庭背景等,乃至否定该学生的价值和将来。在另一边厢,又会批评选读「神科」的尖子功利,心底里却又会向往。

这是一种既羡且妒的心理?

对,升学选科之所以具备新闻价值,或多或少都与港人这种「羡慕─妒忌」无法调和的心理有关。这种「变态」的心理产生得十分「自然」、「平常」,这才叫人不寒而栗。一名学生要升学选科,寻常得与「马总统看手表」一样,却被大肆报道,逼使学生要经历各界的拷问。

你曾有意当补习教师,是要做年薪过百万的补习天王吗?

中文科一直被称为「死亡之卷」。我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但身边的同学却完全没有兴趣,未免可惜。当初希望成为补习老师,并非因为可观的收入,而是希望改变学生对中文科的负面看法。学校的中文老师面对多方面的局限,当一名补习老师反而能弹性地设计课程,提升学生学习中文的兴趣。

在中大修读中国语文,可有满足到你学问上的渴求?

在入大学前,我还担心大学中文系跟中学一样偏重语言技巧的训练。岂料中大中文系的教学内容多元化,课程涵盖语言文字、古籍文献、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四个范畴。在浓厚的研究气氛下,学生既能开阔视野,又能作深入的分析,培养研究能力。中文系的训练让我认识到世界比想像中还要大,在研读语文时多开拓新路径。

李谦诺与冯胜利教授<em>(左)</em>

求学时有遇到良师吗?可否说说其中一位对你的影响?

我在中文系遇到的良师很多,我要感谢我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冯胜利教授。他在韵律句法学、中西合璧的语体语法学的研究成就启发了我手研究粤语句末助词的特征。他亦十分愿意提后辈,慷慨地分享自己的研究技巧和人生经历。

在国外顶尖学府的经验,有影响你毕业后的打算吗?

我到过耶鲁、剑桥和里昂天主教大学交流。当中影响我最深的,莫过于是一年级时的「新亚书院/耶鲁大学交流活动」。与耶鲁学生紧密生活在一起,他们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真正展现了「通识」的魅力。原本我只想埋首钻研中文,回港后决定双副修法文和哲学。毕业后我打算报读美国或欧洲的大学,继续对语言的探索。

李谦诺曾到剑桥大学交流

热爱中文,长于中文,可会令你在同龄的人中格格不入?

不会,各人各有所长,都会互相欣赏。

你会用广东话还是书面语写短讯?

我会混杂中英文书面语和口语,以及粤语拼音。我相信大多数香港人也习以为常地混杂中英文沟通,而这正是香港粤语的特色所在。我除了在一些庄重的语境下使用书面语外,日常短讯都没有刻意使用纯广东话或纯书面语。

 

Christine H.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22期(2018年9月)

标签
学生 中国语言及文学系 文学院 新亚书院 奖学金 李谦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