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冯应谦:男为悦己而容

冯应谦教授

  • 新闻与传播学院

  • 专研流行文化、性别、青年身分认同、环球传播、文化政策与创意工业

  • 可能是中大唯一化妆穿裙子的男教授

 

修饰仪容有何社会意义?

在香港这样的国际化城市,固然讲究实力,外在的呈现也十分重要。修饰仪容,是专业形象的一部分,也是社交礼仪,有助建立良好印象,打开沟通的管道。

你怎样开始化妆?

我以前在电视台工作或现在上电视节目时,出镜都有专人化妆。二十多年下来,我觉得与其假手于人,不如自己做主建立形象。

为甚么自己设计服装?

现买的衣服总是不称身也不称心,未能切合我想表达的形象和讯息,我便尝试画出心中的式样,自选布料订制衣服。如果创意是传播学必备的元素,设计衣服便是我的创意实践。

如何以服装明志?

首要考虑是场合和环境。行政会议要穿得正式一点,文化会议可以较为夸张和破格。我曾订造一件半透明的西装外套,可以出席比较正式的场合,在规范之下也突破了框框。讲授性别课题,我会穿裙子,意味突破社会既定的男女典型。

试过因装扮让人家误会你的性取向吗?

常有,熟朋友也问过多次。不少陌生人前来攀谈,盯我的打扮可又不好意思直接提出疑问。别人以为我是同性恋,我不会不高兴,反认为这是沟通的切入点。社会应该是包容多元的。

你自幼的家庭教育可有给男女孩定型?

我家没怎样强调甚么是男孩子当做不当做的。小时候我常进厨房,我会买菜煮饭洗衣服。爸爸给我很大的自由,规条不外是早睡,不要外宿。在这样的氛围里长大,我反而很早便会思索对错等问题,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说到教导孩子,价值观的塑造远比性别定型来得重要吧?

学校教育呢?

我在华仁念中学,耶稣会的神父非常开明,只要不做坏人,甚么都可以做。你想缺课吗?他不会断然拒绝,而会看理由是否充分,鼓励你独立思考。所以进了大学我懂得自我管理,不会因突如其来的自由而失控,走向放任的极端。

家人怎样看你的装扮?

我家三口──我、太太和女儿──都有己见有个性,互相尊重,不随便干预,不妄下判断,只会提出有建设的意见。婚后,我一箱箱个人护理物品搬到新居,比太太的还要多。她也是念新闻与传播的,自不会大惊小怪。女儿会带我到Sephora看化妆品。她没有为心目中的爸爸划定框框,我为此也挺自豪的。

S. Lo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23期(2018年9月)

标签
冯应谦 新闻与传播学院 性别 化妆 服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