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科技

百无一用是真知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物理学教授、首任美国物理学会会长亨利·A·罗兰(1848—1901)说过:「科学必先存在,始有科学的应用。」

罗兰说这话时是1882年,新亚书院院长、前副校长(研究)及前理学院院长黄乃正教授认为套用到现在也相当适合,因为大学所生产的知识未必「有用」,学术知识很多时都不可直接或即时应用到我们的生活里。

罗兰续说:「假如我们不让科学进步而只留意科学的应用,我们很快就会……只满足于科学的应用,却从来不追寻其中构成纯科学的原理。」

黄教授也认为我们不应一窝蜂追求科学发现的实际应用及商业开发,而应该让其自然汇聚出一个成熟的知识体系。他指出,基因序列原本是一个分析化学的问题,现在却造就了基因技术的蓬勃发展。而快思逻辑本是处理零与一、真与伪之间的模糊性,现在每个厨房都几乎有一部快思逻辑电饭锅。

罗兰以古中国的科技为例:「中国人了解火药的应用已经跨越若干世纪,假如他们用正确的方法去探索其爆炸的原理,他们就会在应用火药的同时发展了化学学科,甚至物理学科。」

除了基因序列,黄教授认为当代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突破是高锟教授的光纤研究。高教授正是以「正确的方法」一心探索光纤的「原理」,他没有申请专利窒碍其进步,从而开了现代通讯科学。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23期(2018年9月)

标签
黄乃正 新亚书院 书院院长 科学 基因技术 现代通讯科学 高锟 光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