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区结成端详生命伦理

区结成医生

区医生在公营医疗系统行医三十多年,退休前任医管局质素及安全总监,在2017年3月加入中大生命伦理学中心,积极推动大众关注生命伦理议题,发展研究项目,并联系各地相关机构交流研讨。

 

可否略谈伦理与医疗的关系?

两者可说是唇齿相依。有些课题就在日常身边,例如照顾一位有吞咽困难的脑退化病人,小心缓慢喂食,须冒病人呛到的风险;用喂食管输营养表面上很安全,代价却可能要约束长者以免拔掉喂食管,但这又是否病人期望的生活质素?

中大生命伦理学中心关注哪些议题?

社会日渐老龄化,长者及晚期照顾是重点之一;中心也关注方兴未艾的生物科技,基因组编辑可去除有问题的基因,干细胞研究有助研发新疗法,但同时会衍生伦理问题,我们希望协助大众从多角度探讨相关议题。

生命伦理学上的争议不易定论,上过生命伦理课的学生会减少困惑,还是更加困惑?

生命伦理学重理性分析,不是由权威人士一锤定音,需要各方一同寻求共识。我在医疗管理学硕士课程任教生命伦理课,学生不少是医生、护士、物理治疗师等医护人员,他们本身也很成熟,相信不会愈讨论愈困惑。

学生比较热衷讨论哪些议题?

主要是晚期照顾及儿童病人权益等伦理议题。我会提点学生留意容易被忽略的伦理议题,留意不同观点的合理性。例如邓桂思的女儿希望捐肝救母,但未达器官捐赠年龄,随即有下调捐赠年龄的舆论,但这可能与立法保障儿童免于被迫捐赠器官的原意相矛盾。

当末期病人拒绝维生治疗,其意愿与家属的诉求互相矛盾时,如何理解「病人最佳利益」?

抢救过程有可能会令病人相当痛苦,医生须判断这等痛苦能否令病人得益,并认真考虑病人意愿。如果病人、家人和医护团队就晚期照顾安排预先好好沟通,会很有帮助。

香港的医疗制度如何可持续发展?

很多人以为政府长远投放更多医疗资源便可,其实关键也在于医疗水平和医护人员的专业操守。「滥检查、滥诊治」不单对病人构成身心负担,也浪费资源。

你在办公室挂起「慎始」的字画。《礼记‧经解》的「君子慎始」对你有何启迪?

传统中国书法重中锋,运笔要沉稳,但万青力教授此作自然发挥,不在乎墨色深浅,我喜爱其中不受规条所囿的精神。「慎始」并非只是时间的起点,也是内心的起点,这未必算是特别的启迪,但也是一点体会。

 

J. Lau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25期(2018年10月)

标签
区结成 生命伦理 医疗 医疗管理学 中大生命伦理学中心 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