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科技

剪刀霍霍向基因

在科学圈子里,人类基因组编辑的技术已经不是甚么新鲜事,但基因给改造以致不受爱滋病毒感染的捎生女婴出世的消息,仍然轰动全世界。

事件虽然稍为平息下来,但由相关技术引发的道德争议相信仍会继续,而且肯定会加入更多政策制定者、社会科学家和人文学者。英文系陈紫茵教授认为人文学科的论述有助厘清争议焦点,而正正因为二十一世纪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后果祸福难料,人文学科的思维更形重要。

在陈教授眼中,科学发现应用到现实世界,大大改善了人们的物质生活状况,尤其在疾病管理及诊断方面,而社会亦已成熟到有条件开始讨论基因工程。

但她亦不忘提醒我们不要忘记关注科技发展引发的道德问题,以免沦为科技的奴隶。这些问题历来不少哲学家及小说家已经探讨过,就是基因工程会对人类的个体性造成甚么影响。

她说:「科技带给我们很多好处,但大家应该不想见到如赫胥黎《美丽新世界》中描述的人类将来吧?」加拿大小说家Margaret Atwood有小说Oryx and Crake(2003),说的是一个由基因工程技术主宰,但却只用来巩固资本主义消费模式的未来世界。这部小说发人深省,如果我们不思考人性本质,以及生命深层的意义和目的,未来社会不堪想像。

但道德讨论会否带来社会所需要的睿智,又或是被认为妨碍科技进步和浪费时间?陈教授这样说:「要保证人类享受到科技进步的成果而不是承受其苦果,我们只有不断从道德层面诘问。」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29/530期(2018年12月)

延伸阅读∶

标签
基因组编辑 基因 道德 陈紫茵 英文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