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陈志敏教授谈新媒体

(Photos by ISO Staff)

陈志敏

陈志敏教授在英国土生土长,父母是香港移民。起初陈教授来港任职编辑,继而于中大攻读传理学哲学博士,复加入新闻与传播学院。他跟《中大通讯》谈香港这个他父母和现在的他均视之为家的地方,以及新媒体对我们的生活、传播学的影响。

 

当初为何决定来港?

命运安排吧。我在英国伦敦毕业,未有具体计划接下来要做些甚么。其后获得在日本工作的机会,所以在日本五年,最后于一家互联网初创公司任职,开始对互联网发生兴趣。我于2001年来港,在朗文出版社工作。

来港初期,有没有感受到文化冲击?

不太多。我与不少海外华人一样,都是看TVB剧集、听粤语流行曲长大的,当时正值香港娱乐和大众文化的黄金岁月,华人市场遍及全球。这些娱乐也是我家庭生活的重要部分,让我来港前已认识本地文化和语言。

为何于中大攻读传理学哲学博士?

我在城大任教时,开始进修传播学科,先后兼读硕士和哲学硕士学位,于是后来顺理成章攻读博士。初时没有想过投身学术界,全因沿途遇上卓越的教授,我逐渐对教学和研究产生兴趣。

如何评价你的学生?

我所遇上的本科生勤力、热心学习,他们有自己一套见解,而且不怕表达出来。这一点是其他亚洲地区的学生中不常见的。我在中大任教六年,能够教导这些聪颖和积极的学生,我深感荣幸。

如今人们习惯在屏幕上沟通,是好是坏?

互联网或智能电话是利是弊尚争论不休。无论如何,科技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一部分,把我们联系起来,大多数情况下方便我们整理和掌控生活。但另一面是,我们可能从中接收太多讯息,或受网上社交缠累,说到底结果取决于我们如何运用。

现今政治两极化,社交媒体是否罪魁祸首?

人们的立场其实一向都是处于两极的,社交媒体只不过把意见相近的人聚在一起,令对立的情况更显而易见。但科技并非始作俑者,这些矛盾早已存在,科技只是加深了矛盾的表达程度而已。

人们常诟病文化水平下降,尤其是年轻人之间。但现在人人都在手机发讯息,岂不是写作能力应该有所提升才是?

文化水平的定义常常在变。我们现在大部分都不执笔书写,而是打字或按键输入,可见书写行为本身也在改变。所谓数码水平也一样,不但指个人可以用装置收发信息,也是指个人可以分辨哪些是宝贵资讯,哪些是假新闻,以及明白涉及私隐的问题。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36期(2019年4月)

标签
陈志敏 新闻与传播 社交媒体 新媒体 新闻与传播学院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