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谈实录

全天候待命的院长

黄永成教授

(Photos by ISO Staff)

「院长一职几近全天候待命,黄永成教授甘之如饴,在这个山上的家做个不一样的家长。」

 

出任善衡书院院长快一个学年了,苦乐如何?

苦绝对说不上,只是书院活动频繁,用的时间多了,作息日程不像从前固定,遇上突发事件即使是假日也须处理。乐的是多了在课余接触和了解不同学系的本科生。每星期我起码出席两晚共膳,晚上活动也会见到他们,跟之前在研究院主责行政规划和领导研究生是迥然不同的体验。太太本主力持家,现在也参与书院活动,并协助筹备每年约十次的茶聚,招呼学生。

年轻人向往离家的自由,书院以「家」为核心理念,会否产生矛盾?

说到「家」,我们强调的不是家长式的管束,而是一个互相尊重、像一家人般可以开诚沟通的和谐环境。事事由院方主导并非我们所愿。学生是家的一分子,享其权利,也尽其义务,共同承担责任。我更希望书院成为他们学习途上的避风港。只要回到书院,便可得到精神上的支援和补给。

如何吸引学生走出房间投入群体活动?

只可诱导,不能强迫。我们一直致力了解一小部分学生对活动不感兴趣的原因,课业负荷重可能是其中之一,但相信不是全部。学生主动发起的活动定会较受欢迎,这是不变的道理。他们感兴趣才会提出,且会认同,更会做得好。

可以举一些具代表性的活动吗?

我们希望藉活动培养学生的好奇心、同理心和不畏难的坚毅精神。例如医科生自发组织的善衡书院医学会曾建议为居港外佣做身体检查,并推广徖生,费用不菲,但意义重大。2012年成立的善衡跑队,恒常参与的有三四十位师生。结伴练跑、参赛,既锻炼自律和毅力,还可培养同侪的互勉互励。书院曾支持学生参加国际赛事,以到南北韩三八线参加国际和平马拉松最为特别。

任内有何想达成的目标?

我们的学生大都用心学习课程内容,可惜对事物好奇不足,也很少思考学习目标。虽然今时今日资讯手到拿来,但他们往往欠缺深究的主动,而只停留在表层的认知。如何藉书院经验诱发学生的好奇心,驱动他们脱离被动或静态的学习模式,是很大的挑战。

跟学生相处可有借镜父女关系?

女儿小时候我每晚都会为她读故事。我性格较为内鞬慢热,她能诱发我感性的一面,我们相处像朋友般。希望学生也不会视我为高高在上的院长,而是能和他们轻松交流的朋友。

最喜爱这家的哪个角落?

「绿洲」。有数个晚上,我在那房间欣赏学生的小型音乐会,唱歌奏乐,随意即兴。在柔和灯光下,靠豆子沙发,听音乐,远眺对岸马鞍山的点点灯光,煞是轻松惬意。

S. Lo

本文出自《中大通讯》第539期(2019年6月)

标签
黄永成 善衡书院 书院院长 教授 善衡跑队